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一错再错,无可救药。

如果老翁早在去年双十特大被投不信任票后潇洒道歉下台,或者今天主动联合本身派系中委总辞促成重选后向马华代表忏悔,我会向他致以由衷敬意。

然而,之前坚持不愿辞职,更不敢面对重选的他,如今等到廖蔡派中委辞职促成重选后(虽然后者据闻是被正副首相施压),政途被逼到死角,众叛亲离、穷途末路了,才来一而再,再而三道歉,态度虚假得可以,完全看不出廉耻之意。

更可恶的是,为了延续本身的政治寿命,继续合理化甚至美化本身的过失,格局从过去备受推崇和期许的民族领袖,降至与一般靠演技吃饭和耍嘴皮子的政客无疑。

初上台时的2009年,他提出“三拼”口号,要全党拼政治、拼经济,拼族群和谐。

可是在实践上,其政治路线的中心思想是-“拼蔡细厉”。(这句话不是我讲的,是他过去的敌人、曾经的战友,以及今天又变成敌人的老蔡自己讲的)。当时打出的美丽旗帜是,不能容忍任何有道德污点的回锅政客。

怎知过后拼老蔡拼到在特大差点拼掉自己的老总宝座后,他却突然忘了之前的道德污点原则,忘了本身输一票就下台的承诺,然后提出堪称现代民主理论颠覆经典的“大团结方案”,把过去对老蔡一意孤行的打压归咎于战友的误导,并恍然大悟开始懂得欣赏老蔡的领导才华并加以重用,就连老蔡原本已经输掉的老二宝座也硬硬起死回生,从此展开两人职权合法性皆产生争议的领导时代。

如今面对老蔡出乎意料的背叛和倒戈相向,“大团结方案”又成为了历史。为了延续他的不倒翁神话,这次在代表大会的主轴是-  “改革”,希望完成未完的改革之路。顿时,过去砍蔡和排除异己犯下的过失都不提了,并以巴生自贸区舞弊案作为掩饰,一切皆归咎于急于改革的结果;大团结也不重要了,被说成“改革难免有人要被牺牲”。

与其说在“改革马华”,他所做的一切,事实上是在“搞垮马华”。他强调,个人的得失事小,马华的兴衰事大。可是在整个闹了超过大半年,导致马华元气大伤的党争过程中,他贯彻的却是“马华兴衰事小,个人得失最大”,为了自保权位,就算破坏该党民主体系、 摧毁该党的新生代接班秩序,耗尽无数党产也在所不惜。

一个政治领袖如果可以随时因本身权位考量而典当原则理念、 立场前后不一、朝三暮四,哪怕再有才华,也难以继续被委于大任。

当然,马华代表的眼睛不是盲的。尤其经历双十特大本身议决被任人践踏和颠覆的惨痛教训后,一而再,再而三的巧言令色,已经对他们起不了什么作用。老翁2008年上台时得到61%支持率,去年特大执意砍蔡而降至低于50%门槛,如今在廖派和蔡派皆倒戈相向后,预料只剩下如近日代表大会出席率的25%或更低。若从票数记录论翁蔡廖三派声势,老蔡问鼎老总宝座几乎已十拿九稳。

看到读者文摘日前公布的名人可信度调查,不禁莞尔失笑。只因,跟自己最切身的两个专业-法律和政治,竟然都榜上无名。

以前每次听到友人分享一则笑话故事,指环顾各行各业,律师和政治人物是其中公认最不受信赖,而且要下地狱的专业时,我都会大力反驳到底。如今随着上述民调的出炉,多少也要有点无奈认命了。

当然,唯一安慰的是,"当律师和从政者要下地狱"这寓言并非普世性看法,至少在对岸的新加坡,由于该国辉煌的肃贪表现以及高效率的公共机关,使到从事司法和政治者得到如天堂般的崇高声望和地位。

而这点也反映了上述民调另一有趣之处,由于调查对象跨越各个国家,所以也显示了不同国家的特殊背景,甚至某一些突发事件的发生,对该国国民的可信度标准所造成的影响。

例如以大马为例,由于羽球是我国唯一在国际舞台上表现最优越的传统强项,再加上体育本身的跨族群性质,导致国内的羽球好手往往都拥有崇高的公众声望。从另一角度来看,这也再次印证了体育是最有效打破国内种族藩篱的领域。

而医务人员也成为最受信赖的另一专业,主因在于它涉及严谨的科学知识。而且这套标准是普世性的,不管您是哪国国民,对医生而言您就是一个人体。

至于为何司法在我国和新加坡的地位如此悬殊,一个天堂一个地狱,我脑海中浮现的唯一理由时,新国没有安华案件,还有该审讯中"享誉全球"的大床褥。

政治人物则更不用说了,好像在世界各国都没有得到什么好排名。阿Q一点解释,这个公共事业真的不容易搞,除了治国表现,就连公德、私德,一举一动仿佛都要长期曝光于大众的监视和测试中。

苛 刻一点来看,在这个泛民主化时代,从政者更热衷于搞作秀政治多于坚持原则,诚信堕落得如粪土一样无价。最近的马华党争就是最经典示范,告诉我们什么叫 作:"民主诚可贵,诚信价更高。若为权位顾,两者皆可抛"的道理。民联的领袖也好不了多少,看看他们最近针对州议员获得买车AP的立场,就如他们在308 前支持地方议会选举的立场一样,当官前后两个样。

对投机者和功利者而言,诚信有点抽象,甚至毫不切实际的。然而,对要引领时代风骚的名人而言,诚信是他们穷其一生所苦心经营的核心价值,是确保他们继续站在公众平台的核心基础。

国阵最高理事会最近开会议决成立一个修改党章特别小组,探讨重点包括开放门户、扩大阵容,让更多亲国阵的非政府组织、政党以及个人纳入该阵线的正式结构中。

根据我的观察,没有多少人有真正翻阅过国阵党章。而这本薄薄只有24个条款的章程,跟所有国阵各成员党本身的党章相比,更是相形见绌,让人难以置信,一个执政超过50年的联合阵线,其规章内容原来竟是那么精简扼要。

或许从逆向思考,或许这本没有太大研究价值的国阵党章,其实就正好反映了今天该阵线最大的盲点和弱点。国阵的地位,就好像党章所提到的国阵总部地址一样,依附在象征巫统中心权力的世界太子贸易中心的其中一个楼层,一点也不起眼,完全被巫统的锋芒所掩盖了。

是的,一个早在1950年代带领各族国民共同参与独立建国的国阵精神,经过数十年的时势演变后,已经沦为一党独大的巫统对外粉饰大马民主和亚洲多元精神的花瓶橱窗。最直接地看看掌握国家最高实权的内阁结构,巫统的独领风骚,其它成员党的大权旁落,完全一览无遗。

阅读更多 »

有人质疑,廖派日前宣布杯葛马华当权派活动是否理智?

我却认为,的确不应该杯葛。。。。。。。得那么迟。

从去年1128特大的说开不开到今天,廖派暴露的最大问题正在此。搞革命最需要像《十月围城》电影般义无反顾的决心,哪怕受人责难太傻、太天真,捉准时机就誓死往前冲、 不回头,坚持信念。

反之,革命最忌优柔寡断,太多顾虑。尤其面对善于玩弄权术的老练对手,稍有迟疑就会被反咬一口,革命不成,却迟早被对方一一革除,自取灭亡。

虽然今天的老蔡由于换了椅子而换了脑袋,不再支持廖派的杯葛和革命。但是马华近代史上数玩杯葛、玩革命玩得最具代表性的,舍他取谁?追溯回双十特大前一晚,他不就曾经杯葛当时当权派的团结宴,在其它酒店设宴招待超过千名代表,分庭抗礼搞对抗?

所以廖派应该好好向“昨天”的老蔡学习搞革命和杯葛。

党争初期,原本对老蔡还抱有一定期望,主因在于,他就是从搞革命出身,曾经担任过被当权派打压的弱者角色,应该更深刻体会民主精神的可贵。而且,过去从光碟风波起死回生的过程中,虽然道德污点争议犹存,但是他至少坦荡承认错误,勇于辞职谢罪,并通过民主选举卷土重来,堪称一名有原则的领袖。

然而事实证明,绝对权力招致绝对腐败这个道理,的确少有例外。从昨天被霸权打压的弱者,换成今天打压弱者的霸权,两个极端角色,老蔡一样胜任有余 。从昨天高调坚持重选,到今天批判要求重选者,有了权位排排坐,吃果果后,蔡派支持者的嘴脸变得比变脸艺术还要快。

当然,老蔡今天终于露出不愿重选的底牌,还有更复杂的考量。

或许是造化弄人,也可说是老天的折磨,已经令观众厌倦的马华党争《宫心计》长篇剧经历多番剧情的峰回路转后,老翁和老蔡已经从昨日势不两立的敌人,变成今天唇齿相依的战友。而最大的合作基础肯定不是来自真挚的情谊,而是现实的权位。

如果没有捉紧老蔡,老翁的政权早就因为失去大部分基层的支持而瓦解;如果没有抱住老翁,老蔡早就可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正式淡出政坛。

原因再简单不过,没有任何领袖,可以在失去代表信任后,采取既不辞职又不重选的无动于衷态度;没有任何领袖,可以输掉自己设下的“恢复署理职”议案后,继续视若无睹担任署理。更没有任何中委,可以动用本身小集团的民主力量,来否决更高的特大民主议决。

因此,从民主法理而言,除了“非法政权”以外,我找不到更贴切的形容词来形容当前的马华领导层。而如果这样的一个非法政权还不杯葛,还是可以继续被基层拥戴和维护,我不知道这个政党还有什么最低原则底线?

有些同志告诉我,从现实考量,环顾现有马华领导层,翁蔡还是最有能力领导马华者,所以无需重选。我则坚持,这不是个人,而是制度的问题。在一个民主政党,没有任何人有资格以领袖自居,如果不敢面对基层的民主委托。

搞革命,可以输掉权术,但绝对不能输掉原则,以及对原则的坚持。

(星洲日报)

前任最高元首和柔佛苏丹依斯干达殿下日前驾崩,举国臣民共同哀悼。

然而,除了遵循传统礼仪高喊“吾王万岁”口号,对苏丹宣誓效忠表示敬意以外,在这个民权意识高涨的年代,也应该趁机深一层了解和检视我国独特的最高元首和苏丹制。至少超越帝国时代的迷思,客观看清没有任何人会万岁不死的道理。

在这方面,苏丹依斯干达在位数十年所作出的划时代贡献在于,他于1990年代的一宗震惊举国上下的“高尔夫球球童”传闻事件,惊动了当时的首相敦马,后者更因此事件的爆发通过整个政府机制发动人民力量,向各州苏丹施压,促成了联邦宪法的修改,废除了大马皇室高人一等的刑事罪免控权。自此,任何皇室成员若犯错,也必须服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在特别法庭下被控。

苏丹依斯干达另一引起争议之举,是于去年在柔佛州议会发表施政卸词时,高调跟现任首相纳吉唱反调,反对马新第三座大桥的兴建。根据官方程序,最高元首和各州苏丹,只能在国州议会开幕时,完整地宣读由联邦和州政府所草拟的施政卸词。

大马继承英联邦的君主立宪制。简言之,虽然君王一国之首,但还是在宪法之下。再直接点,宪法很多条款显示,最高元首只是象征,真正掌握治国实权的是首相,最高元首行使权力时,大都必须听从首相的劝告(所谓“劝告”只是好听,其实不能不听)。这情况跟泰国肯定有所不同,因为根据历史进程,泰国的民主选举制是由泰王本身所主动倡议设立,泰王拥有凌驾于政府的崇高民望和实权。

令人担忧的是,从2008年的308政治大海啸、2009年的霹雳宪政风波,到最近的禁止非回教徒引用“阿拉”字眼事件,我们发现上述的“君主立宪”制精神开始被动摇,所谓的“皇室不干政”原则也出现了许多灰色地带和盲点,对掌握实权的政府带来不小的冲击,也引起人民的混淆。

其中的争议包括,在霹雳州,当州务大臣失去议会过半支持以后,苏丹援引了宪法赋予的特权,拒绝解散议会举行重选;在登加楼,在委任州务大臣人选方面,就算正副首相立挺的依德利斯获得接近70% 州议员的支持,但还是要让步给皇室的人选;而最近雪兰莪苏丹在高庭裁决内政部的“阿拉”禁令不合法并被撤销以后,依然坚持本身立场,公开呼吁非回教徒禁止引用有关字眼。

另一项我国最高元首制的特色在于,我们并不像一般的英联邦制国家全国只有一个国王和皇后以及皇室家庭。反之,由于过去马来半岛各州的特殊苏丹制背景,导致我们在独立时选用了“各州苏丹轮任最高元首”制度,在全国9个苏丹制州属都有皇室。

此制度的好处在于,让政府在遴选最高元首人选方面,拥有更大的弹性。然而弱点则在于:一,让那些没有采用苏丹制背景的州属,包括马六甲、槟城和东马两州缺乏归属感;二,还是摆脱不了依循皇室成员血脉相传传统的遴选模式,而不是根据领导民望和威望。

在这方面,共和国的总统制其实也是值得我们探讨的另一改革选项。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皇室还是民选政府,都必须回归宪法底下的制衡原则,我国的君主立宪制才能获得维护。

(号外)

由于执政才2年不到,不认为适合那么早为他打分。但是若勉强要做一个超短期评价,我会学习他所倡仪的中道大马精神:“中规中矩”。

刻画得具体一点,也可以说“超越许子根,未及林苍佑”。

比起前任首席部长许子根,林冠英占了制度和大环境的优势。

阅读更多 »

要数最近戏院最红电影,舍《阿凡达》取谁?大导占士金马伦最厉害之处,就是让剧情中打压者(美军)和被打压者(潘朵拉世界的Na'vi土著),制造了无限对号入座的空间。

所以,此片岂有不受欢迎之理?世界上所有曾经经历过惨痛战争洗礼、被国内外强权欺凌的国家国民,很容易就会感同身受地融入被打压者的角色,并为最终邪终于胜正、霸权被打倒的结局而喝彩欢呼。

同样的,如果我们的想象力再丰富一点,《阿凡达》的剧情,其实也可以套在即将于近日举行的各国立大学校园选举,而且出奇地吻合。

一直以来,有国阵政府在后台撑腰的大学校方,在大专法令的护航下,就像校园内永远高高在上和不可受挑战的霸权。所谓“霸权”,是因为它真得不需要跟你讲理。在该法令底下,不谈客观、不谈公平,校方的决定就是硬道理。

绝对的权利,招致绝对的腐败。这个校方的角色,就像《阿凡达》的美军,恃着大专法令这个无敌枪炮,在高空中向原本就处于弱势的学生发动无数的攻势,势要把对方置于死地。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以为学生会任人鱼肉,很快就能够侵占学生的这片领土。

为了向背后的高教部和巫统交差,他们一边援引法令阻止亲学生派系跟校外在野党交流;一边却纵容亲校方派系跟国阵成员党领袖相亲相爱、水乳交融,甚至出钱又出力,协助他们进行组织和拉票工作,自小就向他们灌输“优良”的政治献金文化。

为了赢得校园选举,他们一边阻止亲学生派系进行任何拉票活动或宣传,甚至向违例者大开杀戒采取纪律行动;一边却默许亲校方派系通行无阻到各学院、宿舍大派糖果,甚至暗中帮一把,“提醒”所有宿舍生必须支持该派系,不然就会面对被逐出宿舍的不堪后果。

总知为了完成上头的政治旨意,每年都会不务正业想出许多层出不穷、创意比研究论文还要令人惊叹的选举措施,来为难亲学生派系、扶助亲校方派系。

而今年最有新意的卖点首推电子投票。

不管校方抛出多少堂皇的理由来合理化上述措施,只要在如此的时代背景下,他们所作的一切改革,动机都会引起怀疑,难以令人信服。电子投票至今仍然无法成为各国选举,包括全球民主大国美国的选举潮流,主因就是在监督工作方面缺乏透明度。如果校方还是要执意推行有关措施,而高教部又不反对的话,我认为政府本身应该先以身作则,立下好的“榜样”,在下届全国大选推出全民网上投票措施,看看是否能够取信于民。

令人欣慰的是,每一年的校园选举,我们还是看到不少拥有像《阿凡达》的纳维土著般拥有正义感的学生,挺身而出,不畏强权,勇敢站在运动最前线,或者至少在背后通过实质的选票力量,捍卫学生的民主权力和尊严。

撇开校外政治不谈,校园选举原本就是由学生本身当家作主的平台,更是大专法令所认可并赋予学生的权力。而校方的定位其实就好像大选的选举委员会,是中立的,只是负责选举的协调和执行工作。然而,如今校方却滥用了本身的权力,反客为主,公器私用,想要践踏学生自由投票的权力,主导和操控校园选举的成绩。

2008年的308政治大海啸,其中一个导因就是国阵已经失去大部分年轻选民的支持。而在这方面,当局多年来在校园政治矫枉过正的倒米策略,肯定“居功至伟”。令人失望的是,国阵政府并没有从此惨痛教训中痛定思痛,修改大专法令还政于学生。反之,高教部去年在国会提呈的修改建议,整体而言只是 小修小捕,做门面功夫。

其实,国内大专生的期望并不高,只是要成为一个正常的马来西亚国民,17或18岁就有参与政党权利,21岁就可以投票做老板。偏偏只要隔着一片象牙塔的围墙,他们所受到的待遇,却跟其他国民有天渊之别,民主老板被贬成民主囚犯;有智慧的大学生被当作无知的幼稚园儿童。

无论如何,只要坚持下去,秉持正确的民主原则,我深信大学生必定能够像《阿凡达》的纳维土著一样,反败为胜,打倒强权,重夺校园民主的自主权,寻找到内心最初的《阿凡达》世界。

看到阿布卡欣新官上任的这番言论,不禁为他捏一把冷汗,担心他像他的“前任”(连他的名字我都不屑一提)一样, 拥有成为“精句王”的潜质,不鸣则以,一鸣惊人。

虽然街坊没有多少个市民会天真地相信反贪委员会的独立性,但是他们至少期望,领导有关委员会的官员,素质可以高一点,迟顿可以少一点,免得贻笑大方,丢尽祖国的脸。

司法单位有一个重要原则,那就是“不只是真正的公正,而且看起来也要公正。”那么,反贪委员会至少应该“虽然不是真正的独立,至少看起来要独立。”

虽然雪州反贪委员会很怕赵明福的阴魂会回来“报复”,所以赶着迁移至新的办公楼。但是对阿布卡欣而言,赵明福却是他名副其实的“福星”,因为如果没有发生赵明福坠楼命案,他的“前任”就不会因为抛出那么多精句而闻名遐迩,最后更不会因此让政府心甘情愿为他奉上一笔价值不菲的退休金,赞助他早日返乡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顺便去好好顿悟一下“沉默是金”的真谛。

在纳吉的领导下,原本一切改革计划已经渐入佳境,进入轨道 ,偏偏赵明福命案,就像一颗导弹一样,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把国阵原本已经很腐败的形象,进一步炸毁。更意料不及的是,原本很可能只是几个害群之马官员所干的好事,反贪委员会的上头却偏偏选择袒护下属而不是向人民负责,结果使到原本已经没有什么公信力的反贪委员会,在人民心目中的印象进一步跌至谷底,几乎就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大马的贪污问题,若比喻成病菌的话,已经进入癌症末期。全身上下,从国家最高象征、内阁、到整个公务员体制,无一幸免。不管你多么努力地在岸边捉“小鱼”做宣传,却任由“大鱼”在深海安枕无忧地优游而无动于衷,那整个反贪计划就难以有任何突破性进展。

例如最近的巴生港口自由区审讯,我就认为大家不用期望太高。虽然当局承诺还有更多大鱼将会陆续被控,但是回溯2004年伯拉刚上台的一切,你就会想起,大马政府最大的反贪底线就是“提控大鱼”(而已),然后经过马拉松世纪最长审讯拖到大选完成后,才来虎头蛇尾,以“证据不足,无罪释放”的剧情草草收场。

从独立建国至今,除了政治权谋因素以外,你何曾看过任何一位部长,单纯地因为贪污被定罪?

当然,若要现实一点,我至少期许反贪委员会可以从制度而非个人着手,至少在国内一些累积已久的贪污灰色地带,画出一条比较清晰而完整的界限,例如政府工程发放的土著固打措施、政治领袖和政党的政治献金问题、以及公务员的薪金制等。

当然,要根治国内贪污问题,政党轮替也未必是唯一的出路。回溯一下安华在马哈迪时代担任财长的表现,你就会明白。他当年的朋党,绝对不会比老马少。

(special weekly)

《阿凡达》的成功,除了3D技术超前、令人惊艳,大导占士金马伦最厉害之处,还是推出了一套空间无限宽广,令许多人可以无限对号入座的剧情。

几乎在世界每一个国家和角落,只要是曾经被国内外强权欺凌过的人民,都可以把自己想象为在剧中被打压和攻击的纳威外星人,并最终邪不能胜正,正义获得伸张。

就连剧中令人神共愤的美军令部分美国人感到尴尬不快,但是许多美国人还是感到欣慰,因为最终愿意自我牺牲带领纳威土著捍卫自主权的,还是少数几个有良知的美国军人和科学家。

对他们来说,美国的民主制最可贵之处,就是有关机制已经成功确保美国人民本身可以容纳和接受不同声音,并最终自我制衡并作出最客观决定。

当然,最难的是马哈迪可能因为退休后太空闲,所以也来凑阿凡达的热潮,而且比一般人领悟到不同的启发,再次显示他的高人一等“远见”。

非常明显的,他把阿凡达跟美国911恐怖袭击牵连在一起,跟他一贯的敌视美国作风,绝对百分之百吻合。只是,在逻辑上恐怕难以令人信服。毕竟有多少个国家的政府会那么无聊没事做,自导自演恐怖袭击,并牺牲本身成千上万国民的性命,到最后只为了嫁祸于回教世界。

美国跟回教世界真的有那么大的仇恨吗?就算的确有,又是否需要为此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值得吗?

我认为闪电大选机会不大。

若说明年真的举行大选,也不一定会出现“非国阵大胜,就是民联执政”的非此则彼局面,大有可能也可以回到308后目前的原点,国阵继续以多于1/2议席的优势执政中央,民联的几个州政权继续获得捍卫,或者赢多一两个州。

虽然纳吉的受欢迎民调已经上升,但是别忘了他才上任不到一年。早在今年4月他接过阿都拉的棒子时,我就认为,以他的领导魅力、魄力和执行力,的确有能力为国阵力挽狂澜,扳回后308的劣势。然而,这方面最主要的条件是,他必须争取更多时间。

距离2008年的308大选,目前纳吉的任期还可以拖到2013年3月,既然如此,何必急于一时呢?虽然上任短短半年,他已经成功树立本身的领导威望和形象,通过各项务实和亲民政策,以及成熟、内敛的政治手腕赢得党内外的肯定和支持,但是国阵还有待收拾的烂摊子还是不少。

讲得更白一点,纳吉今天不是参与总统选举,而是内阁制的国会选举。这类选举强调的不是领袖的个人威望,而是整个政党的整体支持度。而目前的情况时,纳吉的个人支持度,高于整个巫统,甚至是国阵。但是整个国阵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仍然没有多大改善。

大家还是认为,国阵这个掌权已经超过半个世纪的联盟,是腐败的、臃肿的,大部分领导人都是乌合之众,缺乏新时代领袖应有的从政素质。马华和印度国大党更不用说,内斗总是没完没了,斗到本身族群都已经唾弃它了,还在忘我地争权夺利,立党为私。

路遥知马力,这个道理也可以用在民联。纳吉也需要时间,让民联露出更多马脚和痛脚。在一些执政的州属,民联至今还是拿不出具体的成绩单,反而还是摆脱不了在野党的习惯和格局,喜欢掀骂战和口水战,注重政治宣传多于实质的政策执行。

州政权还没有稳固,如今又要注册为一个联盟,期待下届大选跟国阵一对一对垒。大方向是对的,可以时机和可行性令人怀疑。我倒十分期待,看看一个推崇民主体制的民主行动党, 和另一个追求极端神权宗教政体的回教党,到时候要制定一套什么样的党章来相互合作?是根据可兰经,还是民主精神?两党之间在理念上,到底又如何结合一致?这都是非常有趣的环节。

因此,大选不必闪电,改革尚未成功。纳吉有的是实力,应该争取更多时间办更多实事,提升国阵的整体执政素质,累积了更多政绩表现才来选举。

“守护马华民主,坚持创党初衷”
2009年11月19日那一晚,我们一批热爱马华的活跃年轻党员,聚集在吉隆坡安邦路马华大厦门口,进行了一项简单而隆重的“守护马华民主”静坐祈祷会。

虽然事前遭遇到各种冷嘲热讽,以及高层强权的施压,但是当晚亲眼见证了我的战友们毫无退缩并坚定、勇敢地站出来,面向马华中央党部的标志,高唱马华党歌、宣读马华党训、然后静静地一人一把烛光,抱着沉重而诚恳的心情,为党的民主僵局进行哀悼和祈祷,我的内心还是有莫大的感触。

人生中有些原则是不能妥协的。尤其是看到一个自己一直以来长期拥护和支持的政党,其领导层已经面临法理、诚信、党格和民主破产的时候;当人民只看到其领袖之间尽是表露出争权夺利的丑陋面孔,并已经失去了分辨是非黑白价值观,遗忘了该党的创党初衷,为国家为民族福祉斗争的时候,我认为我们不容再保持静默。

我们虽然没有重要的党职和公职,但是这正是我们今天站出来的力量所在。我们想提醒马华的领袖们,除了少数当局者迷的权位斗争以外,党内还是有许多党员基层,对党还是抱着无私和宏观的期望。我们也想藉此让党外社会人士看到,马华还是拥有不少坚持原则路线的未来新生代,他们并没有放弃党国的斗争,也会继续坚持马华的创党初衷和路线。

我们并不想卷入任何党内的派系之争。我们唯一要伸张和守护的,是马华自创党数十年来所维持下来,并确保这个政党能够长期稳定发展的-民主制度。

而这个民主制度是超越个人的,超越任何领袖的。就算是面对多么强势的领导,始终没有例外。

若说美国的民主之父是华盛顿,为了制衡权利的腐败,以身作则在两届总统任期后毅然鞠躬下台;那么马华的民主之父,就是创党元老陈祯禄。在1958年的党选以22票之微差(67对89票)输给当时尚属少壮派的林苍佑以后,他没有持着自己的在党内的显赫和超然地位而表现犹豫,反而发挥崇高民主精神,尊重有关的民主体制,坚决下台让贤。

2001年针对是否应该收购南洋集团所举行的特大,虽然支持与反对的票数不相上下,赞成与反对各别为1176票与1019票,微差多数票只有157票,全党上下还是一致发挥崇高民主精神,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下,执行有关议决。

令人极度失望的是,这一个多年来被全党上下坚持守护的民主体制,却在今年的双十特大,遭到史无前例,前所未有的破坏和糟蹋,使马华的民主发展历程,陷入严峻的黑暗与寒冬时刻。

在这个民主主义抬头的全球化年代,如果马华选择逆流而行,开民主精神的倒车,我不知道它还有什么资格在这个民主国家和政府内继续生存。我更看不到,它还能够如何吸引崇尚民主和自主权的年轻专才和选民,并争取他们的认同。

如果一个政党的全体中央领袖,从总会长、署理总会长,到所有中委,他们本身地位的合法性和诚信,首先已经在民主原则上产生重大争议,他们根本就已经失去了继续在位的条件。民主社会的领袖,其权力来自人民的委托。如果失去了有关委托,如何继续担任领袖?还怎么能够继续若无其事般执行职务,甚至采用特权铲除异己,推行大团结和选举制改革等计划,乃至宣称要履行社会的期望呢?

虽然马华党章没有具体阐明对任何党职的不信任动议,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普世化的民主精神,以及作为领袖的诚信和担当。当一名领导人被其代表投不信任票以后,其情况应该就好像首相在国会被投不信任票一样。根据联邦宪法,只要首相失去国会过半的支持,他只有两个选项:一,辞职;二,寻求最高元首批准,以解散国会举行大选。

马华要走出目前的民主僵局,看来也只有依循上述民主程序和精神,才是唯一的出路。

吴健南

马华党争斗到这个地步,的确会有“人才荒”的感慨。这个长期走民生服务和群众路线的传统老店,本来能够论政和拥有宏观理念的领袖,已经买少见少,每一次在国会、座谈或辩论会,能够出得了大场面侃侃而谈并言之有物的,来来去去都是几个同样的脸孔。如今再加上翁总贯彻的“砍人政治哲学”以后,就连所剩无几的人才也被无情地被踢出局,相信未来短期内更休想还能够吸引到任何的有素质的专才新血。

对翁总的另一个重大失望就在于此,为了自保权位,到最后连整个党多年来辛苦建立的接班传承体系都被摧毁了。除了早前重组会长理事会时破天荒砍掉马青和妇女组两大臂膀的最高领导,就连现在的重选计划也要硬拖有关臂膀下水,尽是暴露出领袖个人的狭窄心胸和自私态度,完全看不到作为一名最高领袖所应具备的大我爱党情操与果敢的担当、承担精神。

因此,翁诗杰虽然还是有资格在重选中蝉联老总职,但是他在我心目中已经出局。孔老夫子在《论语。为政篇》讲得再清楚不过:“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华人文化最注重诚信,认为一名从政者若失去信用,就难以再被付托予任何社会大任。

从不质疑翁诗杰在论政口才方面,环顾马华乃至国内外华人世界也少有人能出其左右。然而,个人才华和组织领导完全是两回事。他多年来所树立的正面个人英雄形象,并没有直接转化为强化整个党组织的力量。例如在巴生港口自由区舞弊案方面,他几乎可以常常为大家制造许多不按理出牌的“爆料”惊喜,可是马华全党上却不知道本身所应扮演的辅助角色,许多党旗下各局和单位的运作也被忽略了。更多时候,他甚至要通过内斗内行手段,制造党内的相互对立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至于蔡细历若中选为新的老总,在基层组织和执行能力方面,我认为他的确拥有令人赞叹的能耐和能力,足以带领马华走出低潮,进行整合。他也已经从过去的“两起两落”,包括性爱光碟以及双十特大的风波中的屹立不倒,证明了本身在政坛的超凡毅力和魄力,以及比翁总更敢做敢当的问责态度。

然而,他面对的障碍还是光碟课题。就算中央代表已经放下戒心,然而华社,甚至巫统和马来社会在这方面还是有许多难以妥协的顾虑和阴影。而且由于在这次的大团结方案中,他公然违反双十特大议决,通过上诉社团注册局走后门回来担任署理总会长,相信也会让他失去不少支持。

至于廖中莱,虽然在政治手段的老练程度方面,还是难以跟翁蔡并论。但是他的优点却是,整体形象相对正面,以及友善圆滑的政治手腕。虽然他无法具备像翁诗杰那样能够常常抛书包和咬文爵字的论述能力,但是在用人哲学和领导能力方面,却显然比前者来得更宏观、有人情味,和有智慧,更懂得花时间强化和善用团队的力量来进行各项计划。

再看看林良实的例子。虽然在个人口才方面,他肯定输给翁诗杰,在华社的形象也不如后者亮眼。可是在管理和组织能力方面,他却具备了比翁诗杰更优秀的领导人素质,懂得容纳党内各个派系和各种人才,包括当时属于超级激进派的先锋翁诗杰,并秉持“话到唇边留半句”的忍耐原则,不会轻易跟下属和同志进行公开的骂战,赢得党内大部分基层的大力支持。

当然,魏家祥和周美芬也是不可小看的黑马,具备成为马华领头羊的能力,只是时机还未成熟。但是相信在重选以后,他们在两大臂膀的领导地位,短期内看来也难以被其他人所动摇和取代,并将继续扮演着促进党年轻化改革的主要角色。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421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16年九月
« 3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