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就是我国独立50周年。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最近在此金禧吉日即将来临之际坦诚指出,我国各族群之间表面上虽然团结,可是此关系实际上依然脆弱,人民内心依然存在浓厚的种族情绪。听到首相这番肺腑之言,再综合前阵子所发生的一系列争议性时事议题,无疑引起许多人士对国家未来发展前景的感触和关注。

 

然而我发现到很多民众在议论这方面的问题时,鲜少以国际视野审视国内的族群关系状况。

 

族群关系问题并非我国独有,而是一项全球性问题,从先进国、发展中国家、到落后国家都难以幸免。至于为何有些国家的族群关系相对和谐,有些则欠缺稳定,这除了取决于相关国家政府的领导能力以外,也受到两项先天大环境因素所影响。

 

(一)族群人口比例

有些国家由一个人口占绝对优势的族群主导,其他少数族群的人口则占绝对劣势。在这种社会结构底下,两方族群由于人口的悬殊,存在明显的从属关系,少数族群通常面临被强制同化的压力,或受制于由强势族群主导的国家机构阴影下,难以掀起有效的抗衡。

 

(二)阶级状况

也有不少学者认为,族群关系问题的背后,通常也隐含着一定程度的阶级矛盾问题。

 

在这方面,如果一个社会的多数族群同时也在经济阶级上占优势,而少数族群的阶级状况则相对处于劣势,那么这个社会的族群矛盾问题就比较容易管理。

 

例如在美国,白人人口占了绝对多数-75%,而黑人则只有12%。在新加坡,华裔人口占了7580%,而马来人只有大约15%。而且,在这两个国家,多数族群的经济阶级整体而言也比少数族群占优。

 

然而,相比起上述国家,马来西亚的族群结构状况显然更为特殊和复杂。1957年独立时,马来人人口占50%,华人37%,印度人11%。根据最新2005年统计,马来人人口占54%,华人25%,非巫裔土著12%,印度人8%。

 

我国的马来人是多数族群,但人口始终未像美国的白人,或新加坡的华人般占有绝对优势。我国的华人是少数族群,但人口比例依然举足轻重。除中国以外,马来西亚华人人口比例在东南亚乃至全世界,也是继新加坡之后最高的。华人社会在我国的重要性和所具备的雄厚潜力是绝对不容忽视的。

 

国家

华裔人口所占比例(%)

新加坡

7580

马来西亚

25

汶莱

15

泰国

810

印尼

34

缅甸

23

越南

15

菲律宾

1013

柬普寨

05

寮国

05

 

另外,我国族群关系的另外一层矛盾在于,多数族群的社会阶级传统上处于劣势,而少数族群的经济状况却占有优势。这导致多数族群担心主流地位受威胁,少数族群担心经济优势被剥夺,彼此间存在微妙的不信任感,需要花上更多心机和时间加以克服。

 

身为马来西亚国民,我们不应自以为独一无二,认为只有我国面对特殊的族群矛盾问题,这其实是全球人类、世界各国的共同挑战。我们也不应针对我国特殊的族群结构背景怨天尤人,而应该往积极面看待这个多元文化状况所为我国带来的发展优势。

 

更不要轻易感到气馁。在族群矛盾问题相对单纯的美国,尚且需要经历超过230年的建国史才逐渐改善该国的白人与黑人矛盾问题,国龄相对年轻的我国理应拥有更多的耐心,对我国的族群团结远景存有期待。

 

是的,要跨越族群矛盾的僵局,不是靠一、两个表面的政治动作就能达致的,最务实之道还是离不开国家经济发展。正如前文所提,族群问题的复杂性,除了来自利益分配的冲突,也隐含着社会阶级的矛盾。所以只有在整体国民达致相当程度的生活水平后,族群思维才会逐渐被淡化。

 

在今天这个挑战逐渐严峻的全球化年代,如果各个族群继续消极地自认本身被边缘化,那么最终在国际舞台被边缘化的,将是我们共同的祖国-马来西亚。

 

(转载自星洲日报言论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