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新的一年,我最近对“非宁静无以致远”这句古语拥有深刻感触。

 

此语原句出自三国诸葛亮的<<诫子书>>,意指只有心境安宁冷静,才能思虑深远。

 

在这发展一日千里的全球化世纪,“动”应该是最符合现代潮流的主轴思想,大家都在谈经济竞争力提升、追求多走快几步拼命往前冲;为何我却背道而驰,在这新的一年主张以“静”应对呢?

 

只因,人生与社会进程,固然不能缺乏“动”,却也不能忽略“静”。尤其当整个发展趋势呈现“过动”和混乱局面时,回归单纯和自然的“静态”就更显珍贵。

 

当年诸葛亮在未出茅庐、助刘备联孙权抗曹操成就帝业之前,曾经独居幽静环境,闲来亲自耕稼;当年邓小平还未正式复出带领中国改革开放之前,曾经被流放到乡区劳改,每天傍晚到屋后草原散步沉思。

 

回顾2006年的政治时局演变,发生了一波又一波的争议性课题,包括凯里和李光耀的边缘化言论、华小干捞事件、查氏豪宅事件、马来人股权数据等争议,引起华社民间的普遍不满。

 

虽然国家独立50年,一些不负责任的从政者,还是在演奏着1970年代的种族政治老调子,以煽动族群的矛盾和情绪为政治跳板,语不惊人死不休,不断提出一些狭隘、落伍,甚至粗暴和充满威胁性的言论。

 

有些资深的政治人物,手腕耍得更是老练。在自己族群面前,总是义正严辞地讲出一些最动听的话,以赢得民族英雄的喝采。可是当面对其他族群的领袖,却又面面俱圆、左右逢源,甚至立场急转弯,私底下提出一些伤害本身族群权益的政策建议。

 

这种喜欢争权夺利或投机取巧的政客,终日在重复着千篇一律、眼光短浅、表里不一的肤浅政治动作,不但无助于引领族群向前迈进,甚至弄巧成拙使国家前景更为黯淡无光。

 

无论如何,政治纵然拥有不少丑陋面,其原本的存在意义还是非常正面和重要的。在当前这种失序的政治乱像中,人民期待的是更多心志单纯、心境宁静、思虑深远的政治家,讲任何话、作出任何决策前,都会省思自己当初参政的初衷,确保没有愧对族群与国家。

 

当然,于去年饱受怨气的华社也应该秉持宁静致远的态度,不要一时气上心头就轻易泄气和放弃。纵然拥有再多不满,这片国土始终是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祖国;族群矛盾是一项普世的人性问题,并不是我国独有的。一走了之移民到国外,只是在逃避现实。反之,我们应该借助全球化的国际契机,继续立足大马,但也放眼世界,跟友族携手参与建国工程之于,继续坚持追求更开放的政策,那么有朝一日必能打破长久以来的族群政治僵局。

 

有时候,内敛的静还胜于盲目的动,它不是消极或逃避,反而是致远的强大推动力。

 

(专载自星洲日报言论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