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的政治,一直以来都是属于老年人的高层次玩意儿,非常讲究资历和辈分,各政党的政策考量也不得不偏向以年长者为主的选民。

 

而年轻人,则常被指对政治漠不关心,甚至避而远之,两者之间往往筑起一道厚厚的围墙。

 

然而,面对新时代急促的发展步伐,旧有的模式开始面对一定程度的冲击。

 

人民开始感到厌倦,因为一些资深领袖,虽已老态横秋、态度傲慢却还紧紧抱着权位不愿放手;选民开始感到不满,当一些年长领袖在这民主时代,还在玩着以前那一套黑箱作业把戏,涉及权力和金钱的腐败。

 

于是,令人大跌眼镜的爆冷局面在2006年的砂拉越州选举,以及最近刚落幕的第12届全国大选出现了,一些元老级领袖竟然在选举中惨败给年轻得可以当他孙儿的对手。大家宁愿尝试把希望寄托在一些拥有单纯理想的清新脸孔。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底下,近年来我国的政坛冒起了一所谓的“政治童子军”和“人气美女兵团”。这些有志的青年男女,有者选择放弃自己的专业,毅然追求心志投身政治事业;有者安份地守在幕后默默耕耘,不强求走向台前;有者终日奔波而牺牲了成家的幸福而从不言悔,对民族事业的热忱令人肃然起敬。

 

本着民族权益的宏观角度出发,不管是在朝或在野党,这种新气象无疑是值得鼓舞的。无论如何,在不同背景性质的政党,年轻人的参政际遇和奋斗方式有时也会出现极大的差别。

 

在一些精英型政党,由于没有广泛的基层力量,领导层非常方便发掘及栽培一些有潜质的党外年轻专才,成为一炮而红的政治明星。然而却也因为人丁单薄,导致有些羽翼未丰的童子军,被迫硬生生推上战场,扛起本身年龄所不能承担的重担。

 

在一些走群众路线的政党,虽然拥有强大基层,却也产生了复杂的地方性政治网络和权力纠纷,使吸纳和提拔年轻专才的努力,面对重重的局限。等到一位年轻党员经历了党内各层次的磨炼而突围而出时,往往已不再年轻。

 

在这届全国大选就显示,在国阵和民联各成员党旗帜下服务的从政青年,际遇大相径庭。在我那个年代一起搞学运的民联同志,如伟益、永山、立慷、明凯、念群等,如今已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一登龙门成为堂堂YB。而在马华方面,真正有机会突围而出的青年如渐彪等寥寥无几,每次最有机会上阵的候选人,非亲非故者更是少之又少,多是有父荫者。而且难以得到党内基层的真心祝福,输了还要被元老们拿来当作败选藉口或箭靶。

 

当然,若是有素质者,举贤不避亲并没错。但是,若这种最年青的候选人或议员皆是父子兵的情况已成为一种主流趋势或传统,这就不健康。例如,蔡细历的儿子和颜文龙的孩子,皆是非常有才华的年轻领袖。可是,是否马华党内就找不到其他同样优秀的青年?而这些青年是否也能够获得同样速度的提拔呢?

 

308海啸后,蔡锐明赶快站出来开记者会指总会长委派太多天兵是导致大选惨败主因,不能只怪反风吹。可是当记者询问说,行动党和公正党的许多年青候选人为何又中选时,他顿时哑口无言。有内幕消息透露,由于无法继续上阵,他本身就是在BAKRI选区扯马华青年候选人后腿的黑手。

 

叶柄汉素有九命猫之尊称,还希望再接再厉继续上阵,自己栽培的徒弟廖润强从青年等到中年,还等不到他的自动让贤。这次大选无法出线,看到马华惨败后岂能放过对党领导层的炮轰。

 

无可否认,这些马华元老曾经为党贡献良多,值得后进学习。可是在栽培后进、提拔新人方面,这种视权力为私产的思维却令人难以认同。

 

另外,与其焦聚在少数几个杰出模范,我认为整体网络新时代的年轻人之崛起,对促进国内政坛的年轻化起着更为关键性的影响。这些年轻专才,通过近乎绝对民主的网络世界接触不同讯息,有独立判断和思考能力,对本身政治权益也有更高醒觉。

 

参与才有权作主。这些年轻人当前最基本的使命,应该是踊跃注册成为选民并参与投票,结合成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只有如此,各政党的政策制定,才不会跟年轻人的意愿产生巨大落差,才不会漠视年轻人的声音。

 

政治工作,其实跟社会上大部分的行业一样,有温暖,也有诱惑;有光明,也有黑暗;有理想,也有现实。但它跟其它行业的最大分别是:它影响你、我,以及成千上万的人。所以,年轻人必须积极关注、参与政治,我们族群的未来才会有希望。反之,若只看到政治的消极面和局限,选择做政治的旁观者,最终本身的权益也必会受波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