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来到金马仑,我的第二个家休假.遇到一些菜农闲聊,他们提到对马华很失望,多年执政不断起他们农地TOL费用,现在大选输了,马华县议员等又要报复把Brinchang大街改成单行道,让他的新店得利.
他们也告诉我,在电视常看到三人小组新闻,认为民联不断壮大,马华却还忙于内斗.

听到不禁叹息,马华今天挫败的主因,就是拥有太多这些假公济私的领袖,美其名套个神圣救党帽子,事实上本身就是为私利贪污滥权的始作蛹者.

聊了一阵子,突然有村民提议:不如你上来服务吧?”

哈,我听了连忙回应:”我不是本地人呀.”

怎知立刻有其他村民抛出令我始料不及的答案:”我们过去也有来自外地的议员啊.”

是的,1980年代广才初入政坛时,处女作就是在Tanah Rata竞选州议席.

无论如何,经过多年来在金马仑的逗留后,能够获得当地村民的认同,还是感到安慰.

蓦燃回首,跟金马仑的首次邂逅,是于1999年在这儿Ahmad Shah中学当临教,并在三宝寺挂单.那段期间,是我人生其中一段最美好的时光.

喜欢金马仑的宁静,单纯,冷风,绿色,还有浓浓的人情味.

坐在山上,望着一望无际的茶山,天与山坡连成一体,我继续悠闲品茶,享受难得的清静,忘切山下污烟彰气的政坛丑陋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