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六月 2008.

 

总会长,直到现在,还是难以接受你那么早就宣布不再蝉联党职,一如308大选后,必须接受你放弃续任部长决定时的沉重心情.

也还在深深自责,没有妥善处理好你今天作出这项宣布的媒体协调,引起误会.毕竟,你的引退,不会再有下一次.

你说是经过三个月的深思熟虑而作出有关决定,我从你最近的身影,却也感觉到承担着千斤重担的委屈和无力.

阅读更多 »

限制神圣民主殿堂的新闻自由,把媒体当作洪水猛兽封锁于一隅,国会行政处如星报老总黄振威所言的确蠢.

走廊是让人走路的,国会走廊更是让人民自由走动,监视代议士表现的地方,别说限制媒体自由不行,就连限制人民的人身自由也不行.设定记者会专区,不代表可以禁止媒体进入走廊,这是两码子的事,而后者是一种严重歧视。

308大选后,反对党势力今非夕必,国会的反对党代表甚至多到足以动摇国阵中央政权.如此时局还要采取民主大倒退举动践踏媒体尊严,蠢上加蠢.

媒体为了捍卫专业尊严杯葛采访,骨气的确可佳.,杯葛的对象不分青红皂白,全部议员不分党派统统也拒于千里之外,态度看来也很单纯和过于善良.

阅读更多 »

最近美国奥巴马所刮起的旋风,并没让我天真到以为今天大马也可以出个非土著首相.却倒让我想起早前跟一位马华同志的对话.

我问到:”应该如何反驳一些土著人士所提出的马来支配主义论(Ketuanan Melayu)?”

他迅速回应:”多年来,维持我国各族的和谐的重要依据是宪法.而宪法并没提及和承认这种马来支配主义.”

我又问:”那就是说,我们必须尊重宪法,包括里头第153条款阐明的土著特权论,包括奖学金,公务员和经济机会的各项固打?”

他顿时无言.

阅读更多 »

不管最近杨德利所下的这部险棋会有什么结局,还是要忍不住向他说声:’杨哥你好野!”

一个政治领袖,要始终如一,正正直直为民服务已不容易;能打破旧有次序文化,创造政治新格局,更需何等视野胆识.

更难得的是,可以说服身边战友和团队,包括既得利益者,也跟随自己去开拓一条前无古人的新路,少一点领导魄力也不行.

你看,在马华党史上,除了于1969年惨败后勉强短暂恫言退出内阁外,还有过什么历史壮举?整合五大国阵华基政党?带领马华跟巫统说bye bye,自立门户开创跨族群新局?讨论到最后,还是老话一句抛出历史书:马华怎能没有巫统?”

阅读更多 »

最近蔡细厉夫人上杂志独家专访,自性光碟事件爆发半年后首次公开亮相,为先生讲了一句护夫心切的话:我的老公不是神,也会有弱点.

看完蔡细厉反客为主说得比太太更多的访谈,我也不禁感叹:马华的Dr.Chua也不是神,有些话不该这么说.

阅读更多 »

今天又来到波德申看海,我每一两个星期的习惯.而此刻,突然也非常想念Cherating的海滩,那里有皎洁笔直的沙滩,还有遗留下我难忘的回忆点滴.朋友,若此刻的你刚好正在这片美丽的海滩,请代我问候它.

喜欢看海,看一望无际的海岸线,以及滚滚大浪的潮来潮去,好像在告诉我们人类红尘的渺小,凡事都会跟着自然法则在循环运转,何须拥有太多烦恼执著放不下.

那天跟一批非常单纯和有理想的马华青年同志晚餐,他们没有担任任何公职或党职,生活也不愁三餐温饱,加入马华只为了学习领导和享受团队生活.那个夜晚,20多岁的我们在火锅汤面前谈得好不温馨,因为话题里没有任何谈名利和权力的慵俗内容,只有天真单纯对马华目前低潮的担忧和期许.

而其中大家最忧虑不安的问题是:”马华和国阵再这样下去是否会垮台,连中央政权也丢掉?”

阅读更多 »

仔细看完长达7A4纸的三人小组调查报告,对于这项指控的原告黄日龙,没有憎恨之意,只有怜悯之心。

 

一个69岁高龄的老弱人士,连小学6年级都没念完,跟现任领导层也无怨无仇没有直接关系,凭着片面之词就穷追猛打,中伤和诋毁别人的名誉和人格,而且作宣誓口供不用本,完全不知道法律后果的严重性。

 

这是他想要的吗?

 

严格而言,他只是一个被人无辜摆上台的傀儡,为了报答恩人多年来的照顾,为了替无法成为候选人的好友出一口气。

 

如此状况的老人,你要如何对付?

 

我们真正要看清和谴责的,是这场闹剧背后的两个导演黑手,为了宣泄自己个人名利得失的失意,把一个老人操纵于掌心之间,推出去当替死鬼,自己躲在背后安然无恙旁观看戏和友情客串。

阅读更多 »

 

今天的《中国报》开设了一个超级KOPITIAM谈“谁是马华接班人?”这是一个很有趣却也重要的议题。

 

 

访问的对象,是在咖啡店的小市民,得出的答案也跟当前民间舆论相去不远。

 

翁诗杰成为当之无愧的大热门,因为敢怒敢言的形象已经深入民心。

 

也有人提到廖中莱,只是稍显太嫩。

 

也有人提到蔡细历,认为他在年龄和经验方面皆乃最佳人选,可是性爱光碟的爆发已使其丧失资格。

 

然而,有人常说,在马华党选,马华的党意跟民意常有落差,不知马华中央代表的投票取向又是否跟咖啡店市民一致呢?

阅读更多 »

马华会长理事会将于下星期二,10/6/2008,1pm在马华大厦9楼召开会议讨论三人小组的调查报告结果.

有关调查报告的讨论是否涉及当事人家定,中莱和日升?当中是否有利益冲突?有关报告是否完全公开等疑问,都是大众所关心的.

很多人关注的是,涉及这个三人小组指控的各人士,尤其是最具争议和关键性的黄日龙和郑安泉的供证内容.原因无它,整个有关三人小组指控是由黄日龙率先提出,而根据黄日龙的说法,整个相关指控都是引述郑安泉告诉他的话.

换言之,只要黄日龙和郑安泉的言论无法一致,真假立见.

若根据更严谨的司法程序,这种以人云亦云作为基础指控别人的方式也能被接受的话,天下早就大乱.事实上,若原告要指控被告,至少必须拥有超越合理质疑的水平(beyond reasonable doubt),证据必须非常充足,而不是单凭片面之词就要被告辩护.

问题是,黄日龙等人非等闲之辈,早于1980年代梁陈闹党争时,据闻他就是在直辖区制造大量假党员的军师.三人小组事件演变至今,与其说是”无中生有”的毁谤,不如说是”有中生无”更贴切.

阅读更多 »

阅读更多 »

7 June,2008

这次重临槟城,参与马华领袖汇报会的首站对话,感触良多.

 

上回最后一趟来,200835日跟总会长前来助选.如今踏足旧地,景物依旧,但州政权已变天,首长换了人.

 

汇报会的议程,由新任马华槟州主席中莱,诗杰和家定轮流发言,然后也花了一段很长的时间让基层自由发言,最后再由家详,家泉和家定回应,直到午夜接近12时才曲终人散.

 

家定在会上最令人关注的言论是;”历史一定会还我公道,大家拭目以待.我连部长职也不恋攒,何必要铲除异己?”

阅读更多 »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578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08年六月
« 5月   7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