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会长理事会将于下星期二,10/6/2008,1pm在马华大厦9楼召开会议讨论三人小组的调查报告结果.

有关调查报告的讨论是否涉及当事人家定,中莱和日升?当中是否有利益冲突?有关报告是否完全公开等疑问,都是大众所关心的.

很多人关注的是,涉及这个三人小组指控的各人士,尤其是最具争议和关键性的黄日龙和郑安泉的供证内容.原因无它,整个有关三人小组指控是由黄日龙率先提出,而根据黄日龙的说法,整个相关指控都是引述郑安泉告诉他的话.

换言之,只要黄日龙和郑安泉的言论无法一致,真假立见.

若根据更严谨的司法程序,这种以人云亦云作为基础指控别人的方式也能被接受的话,天下早就大乱.事实上,若原告要指控被告,至少必须拥有超越合理质疑的水平(beyond reasonable doubt),证据必须非常充足,而不是单凭片面之词就要被告辩护.

问题是,黄日龙等人非等闲之辈,早于1980年代梁陈闹党争时,据闻他就是在直辖区制造大量假党员的军师.三人小组事件演变至今,与其说是”无中生有”的毁谤,不如说是”有中生无”更贴切.

有中生无既指,找一个的确存有模糊点的地方作为切入点,然后无限扩大,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绘声绘影作出虚假指控.

此事件最使人虚实难分的切入点,就是郑安泉和廖中莱的关系.虽然两人已作出解释,指双方只在青年组织事务方面有合作,但有些曾跟郑安泉接触的基层却另有看法.因此,调查报告必须详细厘清两者的关系,才能真正让人完全信服.

无论如何,此事件最令我感到悲哀的,是看到一些马华前领导因为本身的公职得失,为了出一口气,而典当自己的诚信和良心,讲出有中生无的话,多年功绩毁于一旦.

因此,因为性光碟下台的蔡细历,在大选输掉国会议席与部长职擦肩而过的林祥才,据闻因为过去担任议员时表现和团队精神欠佳的林春景和卢诚国,都煞有其事和模宁两可地附和三人小组指控,为自己的失意找更堂皇的理由和出口.

三人小组有能力使到数万名八打灵南区国会议席选民倒林详才?若真的可以控制大选胜负于掌心之间,马华还会惨败?林春景和叶柄汉更可笑,为了自圆其说,自称参与三人小组铲除自己,不是异己,果然伟大.

不管结果如何,对我而言,这只是政坛生态中的一场闹剧,由几个玩弄低级手段的政客自导自演和友情客串,应尽快落幕而无须为之浪费太多的社会资源.有位马华总部秘书小姐听闻就因为记录调查小组供词发恶梦梦到三人小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