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看完长达7A4纸的三人小组调查报告,对于这项指控的原告黄日龙,没有憎恨之意,只有怜悯之心。

 

一个69岁高龄的老弱人士,连小学6年级都没念完,跟现任领导层也无怨无仇没有直接关系,凭着片面之词就穷追猛打,中伤和诋毁别人的名誉和人格,而且作宣誓口供不用本,完全不知道法律后果的严重性。

 

这是他想要的吗?

 

严格而言,他只是一个被人无辜摆上台的傀儡,为了报答恩人多年来的照顾,为了替无法成为候选人的好友出一口气。

 

如此状况的老人,你要如何对付?

 

我们真正要看清和谴责的,是这场闹剧背后的两个导演黑手,为了宣泄自己个人名利得失的失意,把一个老人操纵于掌心之间,推出去当替死鬼,自己躲在背后安然无恙旁观看戏和友情客串。

 

但这个真正躲在背后的黑手是谁?我不知道,我猜想他们也不敢承认。都叫黑手了嘛,肯定见光死。

 

我只知道,汤木律师,在黄日龙供证的过程中,尽心尽力,鞠躬尽瘁,走进走出陪在其左右,为他补充各种言论上的漏洞,为他应付媒体记者和舆论宣传。最近大选极力争取而无缘上阵后,声称为了作出救党的伟大行动,全力主导各州巡回办倒黄宴会。

 

我只知道,林春景律师,前八打灵百乐镇州议员,听说这届大选因为表现欠佳被不少选民投诉,失去候选人竞选资格后难以释怀。他跟黄日龙关系非一般密切,听说两人每天早上在八打灵一起喝早茶。为了配合黄日龙的供证,林春景律师完全失去了身为律师的光彩,应对调查小组和媒体时,言论前后矛盾不一、闪闪缩缩,声称自己参与别人的铲除异己行动来铲除自己,被别人问得词穷时最经典的重复回应是:“就像黄日龙所说的吧!”

 

若三个人密谋部署,想要通过子虚乌有、绘声绘影的片面指控和供证,对自己的政治仇人实行政治谋杀和人格毁谤,他们本身不就是一个专门进行不可告人政治阴谋的秘密三人小组吗?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凭你再多的心思周密和谨慎部署,真理并不能就此颠倒,百密总有一疏。

 

虽然在司法上,可能很难举证向这些躲在这场闹剧背后的黑手采取行动,预料他们也会一味各说各话,死撑到底为自己开脱,但是他们在这方面的信誉和人格早已破产。

 

政海的浮沉充满无常,何必过于执著得失?为了发泄自己的失意情绪,表面抬着救党的伟大旗号,向领导层作出虚构的人格侮蔑,使面临大选重大打击的党雪上加霜,这些人士爱党的诚意有多少,相信眼睛雪亮的基层早已看穿。

 

令人欣慰的是,一些领袖如蔡细历,还是保持大将风范,说话客观、有分寸和负责任,没有口若悬河,或穿插个人得失情绪。

 

这次308的政治大海啸,犹如一面照妖镜,把马华政客的丑态一一尽显出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