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蔡细厉夫人上杂志独家专访,自性光碟事件爆发半年后首次公开亮相,为先生讲了一句护夫心切的话:我的老公不是神,也会有弱点.

看完蔡细厉反客为主说得比太太更多的访谈,我也不禁感叹:马华的Dr.Chua也不是神,有些话不该这么说.

访谈中,他首次毫不顾忌公开透露,本来已打算在刚过的第12届大选卷土重来打拉美士国席,但指最后由于受到总会长以健康政治文化为由阻止而作罢.

看来,他似乎忘了当初性光碟丑闻爆发时,他已公开向公众宣布辞掉国会议员职;看来,他几乎也忘了,根据联邦宪法第48(6)条款,任何辞去国会议员职的人士,5年内不能再竞选原职.

当然,政治历念老道如蔡医生者,哪会不明白这简单道理.只是,他几乎省略了交代一个重要插曲过程,既根据国会秘书处的官方记录显示,原来他的拉美士国会议员职,一直生效至第12届国会届满解散为止.

蔡医生也在访谈中指出,今年1月当丑闻爆发时,由于总会长向首相说要贯彻健康政治文化,所以他才决定辞官.

然而,根据我的了解,虽然当时蔡医生已携眷亲自登门向首相游说要求留任,但是由于受到回教社会的强大舆论压力,正副首相私底下早已议决要他退下.

过去有位马六甲元老何仁德曾经很传神形容,蔡细厉是马华领导层的四大演讲才子之一,特点是风格幽默直率.

然而,口才再好,言多始终易失.

从领导魅力和魄力而言,蔡医生一直是我所欣赏的领袖,风格威严果断,办事效率惊人,谈吐幽默直肠直肚.记得两年前当我还在总部当政治研究员时,他也不吝于提拔鼓励我这小人物,并邀请我到柔佛为马华基层分析砂拉越选举选情.

只是,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该放下,才能真正向前看.再不甘心要归咎他人,也要有理有据,合乎逻辑.反之,即将来临的党选,既然他当初并未辞去党员藉,要参选至少还是合法的.至于情理上是否过关,则让民主程序本身作出裁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