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最近杨德利所下的这部险棋会有什么结局,还是要忍不住向他说声:’杨哥你好野!”

一个政治领袖,要始终如一,正正直直为民服务已不容易;能打破旧有次序文化,创造政治新格局,更需何等视野胆识.

更难得的是,可以说服身边战友和团队,包括既得利益者,也跟随自己去开拓一条前无古人的新路,少一点领导魄力也不行.

你看,在马华党史上,除了于1969年惨败后勉强短暂恫言退出内阁外,还有过什么历史壮举?整合五大国阵华基政党?带领马华跟巫统说bye bye,自立门户开创跨族群新局?讨论到最后,还是老话一句抛出历史书:马华怎能没有巫统?”

表面上,沙巴进步党投首相不信任票却不自动退出国阵,似乎有欠政治原则.但这招的微妙之处就在此,传达的讯息何其鲜明和切合时宜:”我没有倒国阵,只是倒伯拉.”

比起那些每次召开国阵会议就逼于无奈例行向巫统主席椅子膜拜,但私底下恨不得伯拉快快走的成员党党魁.还有那些也拥抱共同期许,躲在背后对杨德利的创举放鞭炮庆祝,但是也要例行捍卫党主席下台尊严的纳吉,巫统领袖和基层们.这些人,都不比杨德利干脆果敢.

不管纳吉有多少弱点,不管伯拉好好先生的形象多么好,身为一国之尊,若开会不能集中精神,没有果断和敏锐执行能力,就是缺乏了最基本领导条件,如何力挽狂澜和勉强支撑下去也是徒然.

捍卫国阵中央政权的50年大业,比捍卫个人权力得失来得重要.虽然目前进步党区区两位议员的力量根本微不足道,但是往后掀起的骨牌效应难以预料.

若伯拉此时还不能果断行事,最终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的首相宝座推到国会的不信任动议程序作定夺,则将因此失去主动权,面对被逼解散国会但输得更惨,或解散国会不成被逼辞职,被安华夺权的种种危机.

大马政局的未来,是走向后伯拉还是后国阵时代,球已抛向伯拉自己,考验的是他对重大权力取舍的良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