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国奥巴马所刮起的旋风,并没让我天真到以为今天大马也可以出个非土著首相.却倒让我想起早前跟一位马华同志的对话.

我问到:”应该如何反驳一些土著人士所提出的马来支配主义论(Ketuanan Melayu)?”

他迅速回应:”多年来,维持我国各族的和谐的重要依据是宪法.而宪法并没提及和承认这种马来支配主义.”

我又问:”那就是说,我们必须尊重宪法,包括里头第153条款阐明的土著特权论,包括奖学金,公务员和经济机会的各项固打?”

他顿时无言.

我突然有所启发并自问自答:”以前的美国,不是有很多歧视黑人权益的法律条文,包括剥夺他们的投票权等规定吗?若以前的美国民权份子只是默守成规地视当时的法令为圣经,今天会出现奥巴马的奇迹吗?”

是的,任何法令,包括最高的宪法,也是可以随着时代的转变,人民意愿的改变,而修改的.

是的,身为政治家,视野应该比常人远大,乃至超越既定法律体制,跟世界潮流趋势接轨

明文规定的土著特权也好,没明文限制却必须让马来人出任首相的惯例也罢,美国超过230年的建国进程告诉我们,种族主义的围墙终有一天会被推倒.

条件是,我们不要放弃这个理想,并加以追求和坚持.

因为,种族主义的真正围墙,不在有型无型的外在局限,而在一念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