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会长,直到现在,还是难以接受你那么早就宣布不再蝉联党职,一如308大选后,必须接受你放弃续任部长决定时的沉重心情.

也还在深深自责,没有妥善处理好你今天作出这项宣布的媒体协调,引起误会.毕竟,你的引退,不会再有下一次.

你说是经过三个月的深思熟虑而作出有关决定,我从你最近的身影,却也感觉到承担着千斤重担的委屈和无力.

308政治大海啸对马华的打击再大,一般华社舆论至少都能够了解到,马华是受大环境所累.但是那些来自党内的失意情绪,或是出于弯曲事实的,或是出于硬扯乱套的,手段低级到无所不用其极,好像只有马华输到最惨,这一再扰乱了你带领党传型的努力,也对马华基层的百态丑态感到意兴阑珊.

老的贪的没的打的想抱住权力入棺材的,把大选败因归咎于你重用太多新人;更多年青的改革派的有理想的,责怪你沿用太多老人;平时跟你同一个团队作风最保守怕事的,也突然跳出来怨你不够敢怒敢言.好像谁都可以在你身上,为自己和党的失意,找到一道出口,和藉口,让你独自承担.

虽然说人生征途起伏无常,但如今从手机看回过去的短讯联络,依然对308政治海啸后,发生在你和马华的一切命运骤变倍觉感慨.

To:ONG KA TING
Sent:Sunday, 9 March 2008 8:51 PM
选择在PD涨潮海上,等待关键时刻来临.听到许多马华议席陆续败阵,深深感触就如当年见证人联党的经历一样.全国各族反风太大,马华经历再多革新也难以抵挡.,总会长,你过去的诚恳努力付出不是白费的,很多人也看见.政治是长远的路,政海总是潮起潮落,只要立念正确,诚恳坚持,我们必能渡过这低潮,大刀阔斧改革前进,迎向阳光,为族群确立一个更符合时局的大方向.加油

To:ONG KA TING
Sent:Tuesday, 11 March 2008 10:17 PM
看到马华今天局面,知道你辞官决定,很难受,但会尊重,也明白你感受.感谢总会长过去给我的提拔和信任,让我学习和成长,你的一些领导特质包括诚恳,勤奋和清廉使我钦佩.也感谢你尝试跟家泉安排我的后路,但我认为不需太勉强,若他已有本身班底.我的意愿就像当初一样,希望你给予我一个适合的岗位继续在党服务和学习,会尊重你的安排,也希望在党改革过程中贡献我微簿力量.

To:Sinchewguoshuqing
Sent:Wednesday, 12 March 2008 7:38 AM
昨夜渡过了感伤的一夜,不是为了自己,而是看到党和老板面对今日局面,情绪就不能自己,巨大风雨也可以拼发更大改革决心,檫干泪还是要往前进,会陪伴党走出阴霾迎向阳光.

跟你初次接触,要追溯回20045月我大学毕业后.当时决定不实习律师的我,写了一封求职信给你,欲申请在马华总部工作.当时刚担任总会长职不久的你,很快就接见了我并亲自应征,最后决定派我到刚重组的Insap担任研究员.

Insap那段日子,是静态和充实的,我有机会跟当时的老板兼总财政刘衍明学习,看很多书和报告,研究党策略,也协助你写了一些讲稿,参与九大政纲等文献的文字整理和出版工作.

当时的总部资深党工告诉我,你是个很重视年青人才的总会长.以往的历届总会长,根本就不会亲自召见党内的青年党工,更妄论聆听他们的心声和意见.

200611,也许时机成熟了,你传电邀请我到你家,并作出决定委任我为新闻秘书.

跟你直接共事一年多,日子不长却密切.我与文志跟你几乎天天赶场,全国各地跑动.也曾陪同你两次到中国演讲公干.也难忘2005年党选和2008年大选,陪你四处奔波助选的时光.这些日子,忙碌却充实,让我开拓视野,受惠良多.

也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你虽常笑说我是你身边的反对党,每次讨论议题都爱持相反意见,很有主见,但还是给予我巨大发挥空间,相信我对党的忠贞.当然,在你身上,我也实际体会到身为总会长所要面对和承受的巨大压力,无奈和委屈.

在我的印象中,你是个诚恳,谦虚,细腻,踏实,廉洁,EQ超高和正直的领袖,终日投入在党务和公务,忙到我们几个秘书司机们都病倒了还精神饱满而不言倦,少作无味应酬基层的工作.

很怀念308以前跟你畅谈马华改革理想的时光,听你阐述党的各项大计和原本规划的时间表,虽然你一如过往作风务实踏实,但是还是可感觉到旺盛的斗志和信心,希望为民族为党干一番事业.

你所极力推动的健康政治文化,也让我看到政治的现实面.理论上,大家都理应反腐昌廉.可是当你真正置身于基层政治的利益输送网络,就会强烈感觉到,原来比较取巧懂得找扛头,分利益的领袖往往比较受欢迎.反而真正讲究不沾剐,党职公职帐目清楚的领袖,却鲜少受赞颂,还要受到一些投机基层的责难.

当然,人总有弱点,担任公职者更必须要受到人民的监视和评估,这方面不适合由我来提.但始终认为,在评估一个政治领袖的功过时,角度应该更人性化.

环顾马华历届总会长,在藉各领导,我不敢说你是格局最宏观的,但至少是其中一个具备正面从政出发点和理想,心中有族群和党的诚恳领导.也至少,以你过去的付出,实在不应当得到如308大选般的惨败作为回报,或以如此方式退下.

你不留恋权位的风范,也是我所钦佩和感叹的.过去的马华,有很多元老不懂得下台的智慧,更妄论坐在最高位者,引发无数党争.看看当前的马华内部和国阵各成员党,很多应该走的领袖赖死不走,不应该走的有民族良知的却走得太快.记得你说过,从过去的一步一脚印到成为总会长,你从来没有故意去执著或追求,一切都是当时政治时局的造化安排。所以,就算坐上这个总会长位子,我也发现到你真得看得很开,甚至让我觉得看得太开,不介意随时放下.

跟你共事的日子里,我一直坚持对你的称呼,不是拿督斯里或部长,而是总会长,以便提醒自己,我效忠的不是你,而是党.也由于太了解你的作风,在你决定连我叫了你多年的这个党职也要卸下后,已觉得没有挽留劝说的必要.

那天看到《Kung Fu Panda》这段情节,内心一阵感触:小师傅来到山上的桃花树下见老师傅乌龟,突然天空一阵灰暗,雪花纷飞.乌龟告诉师傅:”The time has come.You must continue the journey without m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