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天马华不再“华”,就是背叛华社?多元种族政党就是唯一出路?

若有天国阵也转型了,国内朝野每个政党都是多元族群政党,打着的都是民主开放旗帜,那又还要竞争比较什么呢?

前晚受邀到全民辩翻天辩“单一种族政党是否能走多元族群路线?”,有幸跟诗杰,诗坚、启良、丁贤和义民同台,让我在这方面有所启发。

我在会场提到,单一种族政党已经跟不上时代潮流了。世界各国都因为族群结构的不同,而面对不同程度的族群问题,但却没有多少个国家需要成立单一种族政党来解决族群的问题。你看美国为什么只有民主和共和党,而不需白人黑人党;你看新加坡只有人民行动党,而也不需有华巫印联盟?世界上所剩无几的单一种族政党,只出现在非洲几个国家而已。

看回国内历史,1951年拿督翁成立独立党开放党员种族门户时,我们说时机不成熟;可是五十多年后的今天,经历了308政治海啸后,我们还能说还在原地踏步,转型不能一蹴而就吗?

对我来说,真正在独立时期联盟那种华巫印种族政党的结盟,早在1969年就已经失败倒下了。1974年转型后的国阵,目前的14个成员党当中,真正的单一种族政党只有4个:巫统、马华、印度国大党和砂拉越土保党,今天要转型成为多元族群障碍其实不大。

不要再迷信什么民族使命,什么背叛族群的传统思维了。试想想,如果马来人也像我们华人一样,说巫统也不能被背叛他们,因为他们的新经济政策使命还未完成,只要还落后华人的一天,就应该继续坚持固打制,你又会有什么感受呢?单一种族政治只会继续使我们各族间各走极端,越陷越深,没完没了。唯一的出路就是尽早跳出这个单一种族的框框,像新加坡政府一样追求更多的普世共同价值。

可是,一旦国阵已经转型成多元族群政党,跟民联又有何分别了?现在的民联,一直批判和要打倒的就是国阵的种族主义。如果以后双方都走多元族群路线了,站在同一个平台了,那还要怎样比?

这使联想到劲发早前向我提出的问题:马华到底有什么终极理想或政治理念?

我认为要决定一个政党孰优孰劣,分析他们的政治理念,该党的党纲只是其中一部分,甚至是很表面的一部分。例如,行动党、公正党和民政党,以党纲而言都是在走多元族群路线,为什么在大选中的命运却如此悬殊呢?

李光耀所领导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以党纲和路线而言,其强势的风格完全跟世界的民主潮流背道而驰,可是为什么却可以突破绝对权利招致绝对腐败的定律,取得蓬勃发展?

邓小平1970年代实行的中国改革开放,到底还有没依据真正的社会主义?反而旗帜上从姓社转为民主国家的俄罗斯,却一度陷入发展低潮。

每次美国总统选举时,民主和共和党候选人,你看得出两党在理念上的分别吗?

只因为,一个政党要取得支持,除了有华丽的党纲外,也须具备高素质的领导人,强大的组织,健康的党风,独特的品牌,以及执行力等条件。

这使想起当初我加入马华的出发点,其实不在于我认同种族主义,而是因为我崇拜邓小平的务实主义,认为在当时的时局中,要当下解决族群问题和发展国家还是必须通过国阵的旗帜,要朝向多元族群政治的理想,还是必须按部就班从国阵的转型开始。

从政的初衷还不是为民福祉,既然时局民心变了,马华国阵为何不可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