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安华被警方逮捕的命运终于重演了。

但相比起十年前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又一村,让安华讨回一个清白;这次的结局是否会有所不同,而且会更为完整?

路边社消息透露,今天警方值得关注的重点动作,除了一贯的录取口供外,还包括检验DNA。

而前阵子安华的一些动作,也显示了他对这个案件的保留之处。

当赛夫挑战安华以可兰经宣誓表清白时,安华却开出必须先把安检带到回教法庭审讯的条件。

结果,拖到今天,就连纳吉都已经在上星期的巫统汇报会,向基层以可兰经宣誓表明没有涉及蒙古女郎案件后,安华还是没有勇气做出同样动作,还以许多理由加以推堂。

为何要把这个鸡奸控诉带到回教法庭?这也是安华令人不解的地方。要知道,根据回教法,必须拥有四名证人在场见证,强奸控诉才能成立。如此不实际的条例,就连国内几乎所有强奸案,都不敢以回教法来审讯,以免引起不公。一向推崇新时代开放思维的安华,为何却开时代倒车,反其道而行?

要知道,这类案件若带到民事法庭,DNA检验的准确度高达99。99%,配合上其他次要的细节举证,一般上鲜少引起争议。

所以,最近就连回教党也表明无意涉及这宗案件,并要安华自己表明清白。

当然,说这宗案件完全没有染上政治色彩,就连我也不信。但,所谓的政治色彩,只是在于这个控诉被提出的动机。至于控诉内容的真伪,到底安华真得有没有这种癖好,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在政坛上屡挫屡战,战斗力和耐力惊人的安华,一世英名是否最终会否摔在这三个字-DNA的手上,大家拭目以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