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全国191个区会提名日,各地峰火连天,我却在山上看老天.

一直以,自己是个按部就班,不好高骛远的人.党藉在芙蓉区会超过十年,职在中央服务四年.308政治海啸后,认为过去终日专注奔波于中央所累积的经验已经来到一个阶段,时候回家乡区会找个基础学习基层政治,贡献改革的努力,首次参与区支会党.

谢一位家乡资深党前辈的努力,在他辅助下,我成功中选森州某区会某马青支团团长.

由于过去鲜少参与该区会基层,我多次提醒自己要谦虚学习,所以在更上一层楼的区团也没有要求任何要职,只希望得到一个马青总团代表权,感受参与马青党选的经历.

由于该区团共有十多位总团代表,全国则有两千多个.总团代表是参与马青中央选举和投票的护照最低门槛,所以我认为此要求并不过分.

结果,令我意外的是,我的基层政治处女秀还是碰钉了,上面的马青领导只委婉托人向我传达一个冷漠精简的讯息:年青人,你太急了!

,入党十年,职四年,只求一个全国拥有两千多个的马青总团代表权叫太急?

哦,有人的孩子才党两个月,就有格被区会推荐人?何有些地方性袖的助理,比我党龄资浅却被提名担任区?原来我去在党中央的的经验在区真得一文不

突然,传来一个同志好友的电话:”健南,我比你更惨!本来要打区团团长,到最后上面支会领导却放我飞机,连区团代表资格都泡汤了.”

们不其然相视而笑.看到这个大约32,时非常拥有上进心和好学的同志面对这悲惨命运,雄心万丈的热情却被无情的马华基层政治文化所浇醒,我感觉到我们的笑声穿插的尽是苦涩和心酸.

后来又传来另一女青年同志的消息.这个好友才20,纪轻轻就当上了某区会妇女组署理主席,非常拥有干劲和魄力,也深得基层的欢心.本来想要在这届党选更上一层楼,但却得到垂垂老矣的妇女组主席如此回应:”你的表现其实很好.我本来想让贤,现在又想再多做一届….还年青.”

忽然也想起,连总会长也曾经提过,当年初入政坛要竞选马青总团代表时,如何受到某州元老千方百计的阻碍和为难.

再想想,现在行动党有好几位YB,Teresa Kok和刘永山等,当年也是先加入马青活动,由于感受到缺乏发挥空间而另谋出路,过后年纪轻轻就在行动党创出一片天.

前几天又跟我写所指的一班20岁单纯同志们聚餐.这次党选同样拥有许多改革理想却四处碰钉子的我们不禁提出同样的疑惑:

到底马青是推动马华年青化的主要动力?还是阻力?

主因在于,跟青年的利益冲突太直接和太大(反而母体领袖对青年才峻的提拔就比较开明).任你入党多久,理你多么能干,这支团,团是我的山头小圈子,们还在等上位.你来到这就会威胁我的地位.请跟我识做,若我们筹办活动时,就来帮忙凑人数搞场面,继续做个长不大的小孩。竞选时则要慢慢排队,别太急.

主因在于,太老给人叫uncle马青年龄顶限-45(拜托,际和国家的青年定义是到40岁。社青团也是。).虽然40岁以下的团员占了70-80%,但中委和领导层的位置却90%40岁以上的团员垄断.所以,当你还年轻,还在青年标准年龄时,还不是时候在马青上位,应该继续在下面排队消磨时光等到够老为止.

论如何,今天马青的困境和瓶颈,并非任何个人马青领导的问题.这是个常年累月累积下来的制度问题,明知应该获得纠正改革,却因为涉及太多领导的既得利益冲突而无从下手.

例如广才以前就跟我提,打从1990年代初他担任马青总团长时,就曾经尝试把马青团籍资格改到40.结果这项改革的落实,今天直到他将在母体荣休依然遥遥无期.

与其继续纠缠在这个年龄顶限问题,我倒认为,应该让所谓的党员直选制度从马青开始展开.反正大部分团员皆40岁以下,领导层通过直选就能让更多40岁以下青年当家作主.

吹着寒冷的晨,望着满天星空,我以坚定的意志告诉自己:”关系,眼前的考验算得了什么?政治,是我终身的兴趣和事.绝对不会被打倒或因此放弃,并会用时间来证明.”

同志,若你也遭遇同样挫折,让我们共勉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