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黄燕燕高调暗示有意竞选总会长职,引起很多基层和华社的议论纷纷。表面上,燕燕说是要为妇女组做出历史性突破,内情是否如此?

明知胜望不高,何须拿难得的部长职来当赌注?我倒认为,燕燕根本就没有认真想过要打总会长职,而提出上述论点,肯定另有所指:醉翁之意不在酒,就在翁。

某些媒体前阵子就有引述内幕消息提过,听闻燕燕和诗杰在某次中委会会议,就曾经因为诗杰在网上公开国会选区拨款的议题,彼此出现不同意见,产生微妙火花,从此关系也变得很微妙。

就事论事,有关网上公布国会拨款事件,拥有很多模糊地带,见仁见智,可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任何政党,领袖之间的偶尔的意见分歧也是正常的。

无论如何,来到这关键性时刻,面对马华生死存亡的宏观重大问题,领袖之间是否应该尽量把私人情感问题放到最低点呢?更令人担忧的是,出于这种个人情绪作祟,进而牵扯到母体和臂膀,或制造派系之间的微妙冲突,是否明智呢?

经历308政治海啸后,马华的领导层接班步伐已经严重断层,很多重大职位空缺理应难以找人填补。然而,如今却出现许多你争我夺的局面,许多领袖拼命望着最高的几个位子虎视眈眈,却没有客观认真去秤过本身的实际斤两,或进行友好交流。

下面的区会竞选也是如此,党都输到那么惨了,还在哪儿继续斗到没完没了。那些出自为党的宏观前途而战的无疑值得鼓励,但更多还不是继续在延续以前的地方性或派系恩怨。

那么大片蓝海,何必制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红海局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