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我在马青总部的好战友,运胜,在<<马青是年轻化的动力还是阻力>>一文的留言后,很是感慨。

运胜啊,马华就像任何一个政党一样,是个大组织,大家庭,不管中央、州、区、支会都是在为党为民服务,各司其职。在中央付出也好,在地方上贡献也好,都是为马华、属于马华一份子,岂可说两者完全没有关系?

难道说,在中央协助中央领袖、参与中央政策分析、提出政见和对国家议题的看法,就跟地方政治完全无关?所谓的地方政治服务,难道唯一的标准就是必须亲自到某个地方山头,向当地老大叩拜,然后搬椅子、吃饭、看水沟,搞团康、处理民生问题,随老大跑上跑下讨他欢心?

必须阐明,我提出这点,并非看不起搬椅子、搞活动等基层活动,这是搞组织的重要基础,很多基层在这方面的贡献也是值得肯定的。然而,若因此认为搞中央政策工作的就跟我的区会或地方政治贡献完全无关,这是宏观、客观的政治思维吗?不,这是属于狭隘的山头主义。

党为什么要分区会呢?那是根据国会选区的划分。所以,所谓的区会政治,是否应该具备国会格局?为什么马华在308政治海啸时,那些终日勤于地方民生服务的领袖,如美芬、润强、启利、还有许多槟州议员输到一败涂地?为什么一些勤于发表政见、有理想魄力的年青在野候选人却中选了?如果我们继续在区会搞小圈子、搞县市议员服务,还会得到当地选民的认同吗?

如果我们马华还继续沉醉在毛泽东当年发动文化大革命那种“只有劳动才具生产力”的封闭思维,继续不屑于政见分析和提升,继续迷信只有劳动出汗才是贡献,继续请吃饭时门庭若市,干训时门可罗雀的古老文化,看来我们将会倒得更快。

既然区会政治应该拥有国会的格局,那么马青区团、马青中央总团又如何?难道真的就完全不能融入拥有中央服务经验的同志吗?我们去马青总团辩论家里的水沟、马路问题,还是国家大事,党政改革?更何况,身为青年,不是应该拥有更开放和深厚的政治思维和涵养吗?

凡事不要再自欺欺人。在中央政治,我们还是缺乏太多拥有宏观格局、独立见解、高素质、口才好的政策分析人才;在基层政治,我们也拥有不少平时没有认真诚恳服务,搞山头主义排挤人才、多年来霸着中央和马青位子,倚老卖老不愿让贤的基层领导,拿位子不是为了奉献党或发表政见,而是享受被候选人拉票,吃政治饭所享有的各种利益。

虽然有时很不爽火箭仔的人身攻击,但他的存在却反映了新时代的民主政治格局。马华的势力不断萎缩,反对党的力量不断壮大。最重要的是,人民的思维也提升了。难道我们还有本钱继续自我封闭、不认真改革吗?难道我们还天真的以为,华社真的不能没有马华吗?难道青年才俊只有马华一个选择吗?

看到党内许多40岁以下的真正青年,原本经历308政治海啸后想为党的改革出一份力却被拒于千里之外,英雄无用武之地;看到党内许多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政客,继续在党内霸着位子不愿让贤;发笑于许多已经不是青年的所谓青年领导继续喊着:“我们这些年轻人。。。。”。除了感慨,也觉得,是时候让我们凝聚本身的力量,发出真正属于青年的声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