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班目中无人的回教极端分子在律师公会的论坛外示威,实在搞不清,我国的最高法律,到底还是不是宪法,抑或是可兰经?

联邦宪法第121(1A)条款,本来就不在宪法,后来于1988年由马哈迪提呈,林良实附议,在国会通过而新增。

这第121(1A),也没有关系到第3条款回教作为官方宗教的原则地位。

在国会民主制国家,最高的法律是宪法,不是可兰经,而决定有关内容的权力在国会和人民,而不只是回教徒。

既然当年第121(1A)条款可以在国会通过,而新增入宪法,为何如今却不能让人民去质疑,甚至讨论?

联邦宪法是属于巫统的?回教徒的?还是大马国民的?

还未列入第121(1A)条款以前,国内的司法机制以民事法庭为主,回教法庭只是旁支,任何争议,民事法庭最终可推翻回教法庭的任何裁决。

列入第121(1A)条款以后,我国从此进入司法双轨制,民事和回教法庭拥有同等地位,民事法庭不能再推翻回教法庭的判决。

当年修改此条款时,马哈迪一再保证,不会影响非回教徒的权益。20年后看回后续的发展,回教法庭的地位从此迅速膨胀和扩散乃至于接近失控,就连存有灰色地带,涉及非回教徒权益的案件也要干涉。

看看历年来发生的许多争尸案、孩子抚养权问题,回教法庭主宰了非回教徒的命运,导致他们无法到民事法庭寻求正义,甚至被迫离开这个国度,妻离子散,引起许多不公事件。

面对这种种一再上演的悲剧,岂有不让人作声的道理?

这,还是单纯的回教问题吗?

我始终相信,宗教是宏观的,狭窄的是人心。

任何人若阻止国民探讨宪法条款,这才是真正侵犯我们的宪法权益。那叫做,第10条款的-言论自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