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五受邀到某电视台为该台记者进行马华党选制度的分享。温故而知新,自己在备课的过程中,翻回一些私藏文件和书本、各党党章,却也得到一些新启发。

马华的制度,属于中央代表制,也是许多政党最普遍的选举制度.从最基础的党员,再一层层选出支会,区会,州,直到最高的中央代表.(由总会长委任州主席的制度的确有违此中央代表制。〕

巫统的选举制度,基本上亦属于中央代表制,只是后来多了一个区部提名固打门槛,主席30%,副主席20%及中委10%,欲竞选有关中央职位,必须先得到足够区部提名。

从民主角度而言,民主行动党的复选制,却是国内众政党当中最为不民主的。上百位中央代表,只能选出20名普通中委人选。而过后这20位中选中委则设立自己的小圈子,选出主席、总秘书等各项要职。这些重要职位的决定权,就落在这区区的20人小组,你说有多不民主,就有多不民主。

当然,也不能说这种复选制就完全一无是处。对一些奉行干部或精英型的政党而言,包括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都相信复选制有利于提拔专才人才,不需受限于走群众路线的跟大队草根文化。

当代最受许多搞青运朋友推崇的,则是台湾国民党最近改革的党主席直选制,让每个合格党员直接推选党的主席人选。从民主角度而言,此制度是最直接的。但该党若非经过倒台的惨痛经历,看来也不至于会作出这种巨大改革。

无论如何,最民主的制度是否就更有效?许多西方民主先进国的政党,也不见得都推崇直选制,反而中央代表制却更为普及。我国所继承的英联邦内阁制,也不见得就会输给美系的总统直选制,两者皆各有本身的一套系统和特色,也没有说影响到各自的民主程度。

所以,对于马华现有的中央代表制,我倒不认为只有改革成总会长直选制,才是唯一出路。更何况,根据党章,要修章必须获得3份2的中央代表通过,要中央代表本身放弃本身特权,就如我们要土著放弃新经济政策一样为难,看来只能等到真正倒台那一天才可能做到。

反而,更实际的改革,是清理党员库,清掉那些义山幽灵、演唱会粉丝等,让代表制更有代表性,而不是找鬼或纸上名单来壮大你的代表性,自欺欺人,到最后大选还是得不到选民支持。

民主化一个很重要的改革方式,未必是在于制度,而是文化。有人说,现有马华的中央代表制,由于选举权局限在2千多位代表,非常容易玩弄金钱政治。然而,若是有心人,哪怕是直选制如国家大选时,要派钱还是可以派的。

民主文化的重要性就在此。代表遴选领袖的标准,是看钱看权,还是看政见看素质;领袖的竞争方式,是斗挖痛脚、斗滥斗臭,还是斗智斗勇、斗格局斗民主风度,都是决定一个政党能够走得多远的重要条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