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光明日报的这篇专访刊登后,感觉受宠若惊,只因该报对此课题异常关心那么大版。只是,同时以一些不是出自我口中的话作为标题,配在一张我的显著人头照上面,也让我感觉压力不小-)

 

所谓马青“打压”年青人,这个词汇从未从我口中提过;所谓祖父级人马也参与马青,那是慧玲所提出的趣闻。然而,始终不变的,是我对于马青必须尽快把年龄顶限改成40岁的坚持。

因为这个广泛报道,让我感觉到一些政治上的温暖,当然也有一泼的冷水。那些温暖,我会视为推动力,那些冷水,我会拿来冲凉后再出发

温暖的,是当我跟其他同样接受这个访问的战友们沟通时,他们也跟我一样站稳立场,甚至告知说,原来他们区团的不少马青基层也认同我们的说法,觉得我们为他们说出多年来隐藏起来的心声。

被泼冷水的是,有些马青领袖现在看到我当我透明,有些30多岁难得挤进马青领导层的同辈同志则劝说我,我们的年龄还太轻,需要40多岁领袖的指引。

哦我的天,这不是青年的自我矮化吗?

今天提出这个建议,绝对不是我的情绪化。打从我2004年加入马华研究所,就已经针对这个问题作了不少研究,还跟领导层呈现有关报告。只是,年复一年,周而复始,由于此改革涉及到马青领导层和总团代表的直接利益冲突,结果往往都难以通过。

既然他们作为这个制度的受益者难以通过改革,站在另一对立面因为此制度而感受到局限的40岁以下青年,我们若继续不出声,还有谁会出声?我们若不争取,还等谁为我们争取?

推动这项改革,不是针对任何马青领导,而是这个传统制度。这个制度,打从1950/60年代马青创办时就已经存在。而且,持平而论,数年前在中莱领导下所制定的35岁党职固打,比起历届领导层而言,至少已经作出实质努力。

提问题容易,寻找解决方案才难。而我在这方面的建议是,为了周全进行这项马青年龄顶限的改革,马华母体也必须作出配合。

首先,由于要马青本身修改细则改变年龄顶限的利益冲突实在太大,只好从母体的党章修改下手,大刀阔斧减少马青年龄顶限之余,也把女青年纳入马青,成为真正正常阴阳调和的政党青年团。你看巫统过去王子和公主团的设立,不也必须绕过该党的青年团和妇女组,由马哈迪以强势姿态压下来说了就算。

同时,为了安抚那些突然超龄必须下车的40-45岁党员,马华母体也必须展现年轻化的决心,像总会长职任期一样,也限制区会三机构最高领导的任期;或像中共一样为中委设定退休年龄顶限,促进马华三机构的全面年轻化。

这个建议,不知你怎么看?

 

(相关文章:《马青是年轻化的动力还是阻力?》)

 

 https://wujiannan.wordpress.com/2008/07/22/%e5%b9%b4%e9%9d%92%e4%ba%ba%e4%bd%a0%e5%a4%aa%e6%80%a5%e4%ba%86%e9%a9%ac%e9%9d%92%e5%88%b0%e5%ba%95%e6%98%af%e5%b9%b4%e9%9d%92%e5%8c%96%e7%9a%84%e5%8a%a8%e5%8a%9b%e8%bf%98%e6%98%af%e9%98%bb/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