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党阿花姐建议该党退出国阵,因不满巫统领袖在308大选后还没有醒悟,继续玩弄种族课题。

这种言论,很有勇气。

选择在巴东埔补选的关键性时刻放话,动机可能就更微妙。

因为,民政党若决定退出国阵,眼前有两条路好走。

要么,加入民联,送多民联两个国会议席,在安华通往布城的道路上铺多两块砖。

可是,长远看来,它在民联的定位,很可能就会成为翻版民主行动党,两者都是打着非族群旗号的华基政党,争取着同样一批华裔选民。

要么,自己出来独当一面,走自己的路。看似最自由,风险却最高。

很快,马华就成为国阵内部唯一代表西马华人的政党,进而加速跟其它三个东马华基政党的大合拼。

很快,民政党在国阵和民联双雄鼎立的两党制政治格局下,很快就会被时代所遗忘。

最不希望看到的,则是一些谣言所盛传的,该党如今向巫统硬起来,只是为了争取一个部长职。这种动机,是最微观的。当然,也是最切身的。

我则希望,民政党的勇气,可以放在另一个策略选择。那就是,跟国阵的其它四个华基政党早日合拼,然后共同转型成一个跨族群政党。当大部分国阵成员党都已经转型了,最终剩下的巫统还不是要被迫放下种族主义,共同打倒国阵的种族围墙。

只是,令人失望的,每次跟民政党谈华基政党大合拼,该党总是故意顾左右而言他,认为此举又掉入种族主义思维,坚持要所有国阵成员党一起解散并共同转型成一个多元族群政党。

对我而言,这只是一种华裔政治的山头主义作祟,不愿接受由其他人做大哥领导自己,只想自己躲起来在一个山头呼风唤雨。

稳健的改革其能一蹴而就?既然可以接受整个国阵的转型,为何不能先从华基政党开始。既然有勇气退出国阵,为何却没有勇气先整合国阵华基政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