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弟有首成名曲叫“从新山流泪到新加坡”。而现在的安华,也可说是,正在从巴东埔流泪到布城,展开他的历史性916中央夺权计划。若此成真,国阵也可以从布城流泪到荷兰,看着千秋大业毁于一旦。

 

只是,安华的,是笑的泪水;国阵的,是痛到流泪。

 

那天跟朋友谈笑,我问到:“916当天,我们应该在那里聚会?应该传达什么讯息?”

 

深思不久,我想,915当晚,我们应该可以去首相署,聚会点蜡烛倒数,在内阁每个星期三开会的宏伟会会议厅,好好认识和珍惜这个权力最高的行政单位,好好在那里面壁思过,好好检讨国阵、这个民主制度和国家的未来。

 

 

不管916夺权计划能否成真,演变到今天这个时局,国阵头头们应该掏心检讨,(对于那些还有民族良心的领袖),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局面,我们距离失去中央政权,竟然可以那么靠近?竟然可以随时一无所有。

 

916到底会出现什么局面,我没有资格成为预言家,却想从制度谈谈各项可能。

 

根据联邦宪法第43条款,要成为首相,必须符合两条件:

 

1.由最高元首委任;

2.获得大部分下议院成员的信任。

 

其实,在委任首相方面,真正所谓政党的界限,反而不是重点,最重要是谁获得大部分议员的信任。

 

因此,有些评论人就分析,哪怕所谓的30个国阵议员没有跳槽,他们还是可以在议会投安华信任票,带他去布城,带国阵去荷兰。

 

无论如何,若首相阿都拉失去大部分议员的信任,程序上还是有一个微妙未知数,他拥有两个选择:

 

1.辞职;

2.要求最高元首的同意,解散国会重新大选。

 

必须注意的是,虽然在许多情况下,最高元首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象征,而首相才是国内最高实权领导,在这个首相被投不信任票的关键时刻,最高元首却拥有决定性的权利,若他拒绝首相要求解散国会的要求,首相就只有死路一条-辞职。

 

当然,除了被动等待916的来临,然后猜测将会出现的命运,首相还有一个主动权,就是提早劝告最高元首宣布解散国会。只是,若这一刻来临,根据阿都拉和纳吉的权力转移协议,看来巫统已不允许原任首相,再继续领军迎接早到的来届大选。

 

可是,若全面解散国会再面对人民,国阵有把握吗?

 

还有另一个比较柔性的改革对策,就是在916之前,阿都拉直接交权给纳吉,并在国会取得国阵大部分议员的信任,由纳吉领军尝试开创新局面,重新稳定国阵军心,赢得人民信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