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上NTV7晚间新闻评论阿末寄居论风波,从荧幕上看到他坚拒道歉还责骂许子根那种嚣张和不可一世的嘴脸,心中的火气莫名生起。

 

国家独立前,谁人不是这片国土的寄居者?

 

有,追溯回几千年前,是ORANG ASLI

 

回顾几千万年前,是恐龙。(阿末的思维在这方面跟它有点像)

 

 

马来人和华人,都是来自同一个甘榜源头,华巫都是中国人。连我以前念中六的马来文历史课本,都很诚实地记载,马来人是于千多两千年前,从中国云南南来;而华人,则是于20世纪初英殖民地政府实行经济开放政策,大量从中国南部来到这里。

 

根据近代历史,在1957年以前,也没有人有资格以马来亚国民自居。即便是马来人,当时所效忠的国家概念,只有各自的州属和苏丹,如马六甲、登加楼皇朝等。

 

根据联合国的标准,一个现代国家的标准,包括疆界、国民、政府和主权。马来亚这个国家,是正式于1957年出现在世界地图上,所有的人民,不分种族背景,只要通过合法管道取得公民权,都该享有平等的地位。

争论彼此的出处,比较谁才是最道地的,有何重要?

 

今天的澳洲,其公民来自过去英国的囚犯;今天的美国,白人是印第安人的后来者,如今更以世界大熔炉为荣。

 

摆脱种族主义的狭窄眼光,宏观分析整个历史长河的流动脉络,就会把问题看的更清楚。

 

例如,就连今天马来人与回教的密不可分,在历史上也不是必然的。14世纪马六甲皇朝以前,真正占领马来半岛的政权,如SRIVIJAYA,其背景文化主要以印度兴都教为主。当时的马来人,也不是信奉回教的。这一切,直到14世纪回教从中东传来马六甲皇朝并迅速传播以后,才产生历史性的改变。

 

阿末还有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论点:“马来亚这片土地是马来祖先所拥有的。”

 

回到现代国家学,国家的疆土分界,是属于该国的合法公民的,没有先后之分。

 

若真要作先后之分,从五大正信宗教的教义而言,基督教说,地球是上帝创造的;佛家说,是来自因果的空无的。

 

 

但是,现实世界运作却是,抢捍子出土著。谁掌权就掌握了土著论的唯一论述,没有被挑战的空间。

 

但是再但是,执政50年的巫统几乎忘了,今天在民主体制内,就连政权也是寄居而没有永恒的。若这些极端份子还继续做种族恐龙,该党很快就有机会贯彻政权寄居论的精神,被人民和时代所淘汰。

 

同样的,政权寄居论也没有先后之分。理你国阵当年争取国家独立方面如何政绩显赫,今天只要不得民心就得让出政权让其它政党寄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