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华社政治圈子,敢怒敢言成了最流行的政治品牌。

马华这个品牌的最佳代言人翁诗杰,最近在他亲自领导的雪州大会有感而发提到,马华从过去认定敢怒敢言是离经叛道、动摇党本,到今天领袖之间彼此正像自我标榜敢怒敢言,显然证明在308以后,大家已看到敢怒敢言的重要性及贴切性。

从过去在党争时代被标榜为异议分子,到今天吐气扬眉成为总会长大热门人选,诗杰的确有资格说这番话。

身边许多媒体领导层,也乐于看到马华的领导人突然间开始硬了起来,敢向巫统呛声,虽然醒悟得真得有点太迟了。

可是,情况真得这样吗?敢怒敢言这个品牌到底是名牌还是冒牌货?能够流行多久?

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个小孩子都能明白的故事作比喻:

在一个屋檐下,住着三位兄弟,分别叫阿都拉、家定和三美。过去这三兄弟情同手足,有什么争议都会心平气和在饭桌上坦诚交流、互相礼让。不知什么原因,突然间阿都拉的态度开始转变,每天有什么不满,就在邻居面前大庭广众大骂家定和三美。而家定和三美念在多年情谊,只好冷气吞声免得破坏多年感情,结果被邻居好友责怪没有种。

因为阿都拉继续不知悔改,最终家定和三美终于硬了起来,你最初一,我做十五,你骂多少分贝,我回你同样声浪,吵到整条街很是热闹,看的邻居们很是开心。

可是,若这三兄弟继续长时间争吵下去,这个家会安宁太平吗?大家可以专著工作向前迈进吗?

看看柔佛长堤对岸跟我们一样也是多元社会结构的新加坡。如果该国的各族领导人每天都是敢怒敢言,代表各自族群在媒体和公众场合争论不休,提出许多争论性极端言论,你还会对这个国家的前景有信心吗?

反之,高瞻远瞩的李光耀,管理这个小岛的主要策略,就是尽量减低族群矛盾,专注于一些全民的议题和远景,包括廉洁高效率、企业化治国、选择以英语作为主要官方语言等,使到这个小国的每个族群都能享受到发展的共同成果。

若把国阵今天的遭遇归咎于以前独立时那套协商精神,认为今天已经越协越伤,完全不管用。那我更倾向于认为,是巫统的领导人失去了控制能力,违背了协商精神,不在内部跟友党讨论争议,而直接在外头点燃火苗。

身为领导人,敢言固然可取,那是民主化论政的一种能力,也是抒发民意的一种使命。然而,若动不动就敢怒,那这不是领导人的修养和耐力有问题,就是那个国家的施政真得有太多问题、漏洞百出,让人必须很不得空动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