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遇到晓蕙,问起你怎么说紧急停播因由,她马上说:“我也想知道!”,然后露出失望的神情离开。

 

突然想起政府部门的一贯操作。

 

 

太上指令哪里来?“上面”咯,就是“上面”。

 

那“上面”是谁?不就是“上面”咯!

 

 

关起门来对节目骂到乱。面对大众却谁都不敢认领干预媒体自由这个大公德。

 

 

最没有种的是,连真正的理由也不敢提,还以什么节目品牌重组为掩饰。

 

 

任你如何“你怎么说”,告诉他这个节目多好、多重要,“上面”还是摆出一幅蛮横嘴脸:你怎么说(都没用)。

 

上过几次《你怎么说》,认为猷荃和晓蕙的主持方式可说非常可观平衡。最重要的是,对社会公义充满理想和热忱的他们,投入的表现、专业的分析能力,已经成功为这个节目塑造一个品牌,深入民心到,连我金马仑佛寺的园丁都是他们的粉丝。

 

 

目前国内仅有的中文议政节目,除了《就事论事》,就是《你怎么说》。如此一个难得广开言路的平台,如此一些杰出的议政节目主持人,我们理应珍惜它,而不是摧毁它。

 

 

308政治大海啸的发生,毋庸置疑,媒体节目的多元化、议政节目的出现,都是提升人民政治醒觉的重要因素。政治领袖,已不能像过去一样,只用平面媒体来粉刷自己。

 

 

只是,面对这种大趋势,一些口才和分析能力一般、还沉醉在民生服务、群众路线的领袖,应该自我检讨和提升,而不是在表现不如人的时候,把矛头指向节目制作单位,或反对党。

 

 

前几个月我跟终身学习部特别主办新媒体,新政治干训,邀请各电子媒体,包括你怎么说主持人前来为我们讲课,就是要在这方面加强马华的问政能力。

 

 

反之,以为把节目取消了,就可以相安无事,这种是活在恐龙时代的肤浅政客。

 

 

你看巫统就是很好例子。他们就是媒体管制的“最上面”。任你中文媒体如何百花齐放,骂谁都好,他们还是完全垄断主流马来媒体,报纸也好,电视也好,希望做到完全滴水不漏。

 

 

结果,治国不力、经济不景的时候,马来选民还不是照反。任你如何封锁,还不是有电脑网络、电话短讯、公正报;任你如何阻挡,也挡不了民智和时代的进步。

 

 

面对这种你怎么说(都没用)的“上面”,最佳的应对方案,就是早日把它拉去“下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