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9212991

被请了很多场酒,还是不能不去这一场。

小学同学美慧结婚,很多老同学17年未见。

没有算过,都不知道已经那么老。亚逸昆宁小学毕业时12岁,过后就转到金马士和芙蓉中学念书,如今一晃已是29岁。

长达17年时光没见过面,真得不简单。

结果也真得不简单。战战兢兢来到会场,看到昔日同学,的惊叹声处处闻。

有些同学,面目全非除了身高还认得。

有些同学,除了身型其它全都认得。

有些同学,当年土到我注意不到,今天却让我眼前一亮。

最欣慰的还是,17年不见,一见面还是记得他们的名字。毕竟6年同学情缘绝对不是白过的。

亚逸昆宁,一个很多人都不晓得的小镇,村是很小,但是我们的童年却是充满乐趣和纯真的。

试问现在还有多少小孩,可以像我们当年一样,放学后到河里游泳捉鱼,到山芭胶园流荡耍乐?

别看身形,小学时代的自己,是活力惊人的,从打羽球、打乒乓到打篮球;从钓鱼、捉鱼到煮鱼;从丢石子、丢瓶子到丢椰子,还有唱歌、种花、念书、考试,样样都行(但未必精)。

这些回忆,任你如何健忘,都难以忘记。

当然,也有一些童年片段,我还是要向岁月老人自首,想也想不起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跟每个同学拿联络,来者犹可追。

突然想起最近在追看的龙应台新书目送

在我们的生命中,每个身边的人,哪怕是最亲的亲属,也不会属于我们。我们总会经历,目送对方离开的伤痛和感动。

就想我这批小学同学,17年前已经目送他们离开,目送这个阶段远离我的生命旅程。

怎至17年后,我们又再次重逢,在另一阶段的生命旅途中。

然后,再等待下一次的目送。。。。。。。。

而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目送之间,珍惜每一段情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