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jiannan2

 

在回教教义,有些事物可以划分为Halla(合法)和Haram(不合法)。

 

最近爆发的不少风波,就是因为有些人士太过热衷于拿着Haram的标签到处贴,为各种新事物作出裁决,还拿着宗教的至高无上旗帜合理化自己的看法。

 

可是,别说宗教,就算人生历念不也告诉我们,凡事并非只有黑与白、错与对,很多处在灰色地带的,Happy就好,让别人有些自在和自由的空间,不是更好吗?

 

回教党最近在雪州争取禁酒令,的确做了不少努力,还写了大约17页动议书,除了声明酒在回教法属于Haram不合法以外,也引用了不少医学甚至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一一举证喝酒的坏处。

 

然而这却令我想起当年在大学念回教法课程时,跟一位有抽烟习惯宗教司老师的争论。

 

“为什么喝酒就不合法,而抽烟就合法?”我提出质疑。

 

“因为在回教禁令里有明文提到酒,没有提到烟。”他如此答到。

 

哦,因为要禁酒,所以就完全抹杀了被我们华人称为“鬼佬凉茶”的酒,所含有的一定程度正面医药功能?

 

哦,因为没禁烟,所以就可以大抽特抽,让科学上一面倒证明完全没有好处的香烟,继续疯狂燃烧我们的生命?

 

我也曾经跟这位宗教司争辩过回教徒的脱教问题。

 

我问:“身为回教徒,可以脱教吗?”

 

他说:“不能,一旦信奉了回教,脱教是叛教之举,不被允许。”

 

我接着进入正题:“根据联邦宪法,马来人一生出来就必须是回教徒,那么就是说他们根本完全没有信奉和脱离回教的选择自由?”

 

他马上认真的回应:“那也没办法,这是天注定的。”

 

我无奈的沉默。

 

很多人认为,回教法只要不影响到非回教徒的生活就没问题,不关我们的事。可是事实上,是否回教徒本身就完全发自心底认同而照单全收?

 

当我在数年前的一个脱教研讨会,亲眼看见一些马来回教徒在台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申述着自己在申请脱教的过程中所面对的种种委屈,心里就有这一番感触。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一夫多妻制,在回教的确是明文允许的。可是,你去问问身边的现代马来女性,有多少位会允许身边的配偶这么做?

 

必须强调,我今天要质疑的,不是任何正信宗教教义,而是信奉有关宗教的人性。尤其因为,当有弱点的人性被挂上完美宗教的外衣,其结果将是非常严重的。

 

例如最近的瑜伽风波,所谓的禁令,不是明文来自可兰经,而是回教理事会的裁决。根据回教法,若有任何没有明文来自可兰经的教义,回教司有权提出裁决(Fatwa)。

 

可是,回教司也是人一个,谁的裁决可以说了算?如果谁都可以裁决而要众人绝对跟随,岂不人治高于法治?

 

这跟中国古朝代,每个明君都自称天子,每个指示都是天命的腐朽思维有什么不同?

 

在大马这个多元文化社会,Halal & Haram应该少一点,Happy应该多一点。不要把自己的主意,套在宗教的教义。也不要把自己宗教的教义,套在其它宗教的信徒。

 

悲哀的是,独立多年的我们,还没有找到最佳的建国共识,还是在多元化和回教化之间战斗和拉锯着。。。。。。。

(辣手专栏 http://www.laksou.co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