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8.

日前一早爬起床驱车赶到马六甲出席敦陈祯禄公祭。年复一年精神抖擞来到创党元老灵墓前,心中却有一股跟往年有别的感触,要跟老总会长“倾诉”,但一时说不上来。

 

直到仪式完成后,依旧穿着白色党服走在甲市招摇过市,被一些路人以凶恶表情臭骂我党、指指点点后,终于明白什么回事。

阅读更多 »

后知后觉的确不可取,但是总好过不知不觉。

 

也许国阵政权在308政治大海啸以后,的确有吸取到些许教训。但是在重新争取年青选民支持方面,从最近在国会下议院获得通过的大专法令修正法案可以看出,他们又交了白卷,甚至在倒自己的米。

 

虽然在参与校外社团活动方面的结社自由已经放宽,但是在参政自由方面,依然连向前移半寸的诚意都没有,又是老调重弹:“大专生不被允许参与政党,除非得到校长的同意。”

 

脑海中突然浮起这样的画面,21世纪的国内政治生态,随着政治海啸的潮水急速前进,而产生结构性的改变。但那块自1970年代在汪洋中筑起的大砖(法令),却还想像过去一样,继续阻挡海水的前进,背道而驰、逆流而上。

阅读更多 »

fc4db7f85592f984d82ff4c020c41972

这是我看到月头刚落幕的社青团代表大会出席率后,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308后取得大胜,赢获大选当官、当议员的社青团团员可谓史上最多,拥有9个国会议员和29个州议员,偏偏落在党选年的代表出席人数只有可怜的34。5%,总共495名合格代表只有171人到,你说奇怪吗?

阅读更多 »

前天跟芙蓉好友褒电话粥,讲电话超过1小时,她哭了不少过45分钟,太多泪水把粥煮得太绵。

跟丈夫相恋超过7年,前年注册,今年卖屋,连结婚照的定金也给了,准备明年入伙,怎知那男人突然变心。好像,杀出了多一个女人。

如此情况,哪个放得下?

阅读更多 »

昨晚出席成材的追思礼,瞻仰他圆润的遗容,回想过去跟他的见面交流,以及给予我的各种教诲,脑海突然浮起一股强烈的反思和激荡。

人世与离世,原来真得在一线之间。

我一直推崇,政治这Young玩,年青和理想就是本钱。可是,站在生命的路途上,年青有多远?

阅读更多 »

n1131018308_30222174_1379

看着这张大合照,心中还是无限感慨。前几个星期才一起跟家定庆生,一转眼站在我旁边的他,就离开了我们。

若说,很多人认为政治总是肮脏的、狡猾的,那么成材在马华,肯定是少数的异数。就连政治人物基本应有的作秀技巧也欠奉。

前阵子担任雪州秘书时,就有位后辈很贴切的形容,他真得很直,直到前面有墙撞墙,有水就掉进水。

阅读更多 »

images

对于慕克里兹的言论,我并没有一般人预期般反应激烈。

我当然知道,这是政治不正确。或许,若成为政治人,我也不会这样讲。

但,我心里真得不是这样想。

仔细看完穆克里兹的论述,昨晚临睡前翻阅李光耀传的,这样的想法更加清晰。

家祥一席话一针见血,说超过90%华人支持多元源流教育,而大部分马来人则支持统一教育制度。

一个建国超过50年的国家,人民在诸多原则性制度问题上产生严重分歧,还有明天吗?

当然,家祥的话也有一点值得反思。如果所谓的统一教育制度,是以英文而非马来文为主流媒介,还有超过90%华人会反对吗?

阅读更多 »

poster1

说到马华新人,很多人知道渐彪。

说到渐彪,很多人想到辩论。

辩论需要口才,政治需要人才,一拍即合。

可是,要训练政治的口才,只有辩论是唯一出路?

未必。

还有。。。。。。相声。

阅读更多 »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578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08年十二月
« 11月   1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