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131018308_30222174_1379

看着这张大合照,心中还是无限感慨。前几个星期才一起跟家定庆生,一转眼站在我旁边的他,就离开了我们。

若说,很多人认为政治总是肮脏的、狡猾的,那么成材在马华,肯定是少数的异数。就连政治人物基本应有的作秀技巧也欠奉。

前阵子担任雪州秘书时,就有位后辈很贴切的形容,他真得很直,直到前面有墙撞墙,有水就掉进水。

总结一句:正直。

正直虽跟政治发音相近,但却未必产生正面化学作用。无可否认,过于正直,曾经让成材吃了一些亏。但我始终相信,不管做什么事情,诚恳最重要。

虽然一些外才如口才,对争取政治支持很重要。但如果没有诚恳的一颗心,还是走不远的。

在政治上,成材的路途,虽然走得不比一些天才、蠢才快,但每一步都走得那么踏实,一步一脚印,并攀到了另一个高峰。

在公职方面,凭着担任上议员期限的标青和认真表现,还是得以突破一届公职任期期限,获得特别例外延长任期至第2届。

在党职方面,熬了那么多年,从广才在马青教育局的时代就开始一起共事,到广才已经荣休,他终于在今年党选中选为中委。在拉曼大学、自立学院和策略研究所,都有担任懂事的职务。

成材另一个品牌,就是教育。数十年如一日,在党内幕后处理教育工作,从马青教育局,做到马华教育局,素有党内教育部长的美称。

每当领袖们对教育课题有疑惑,他就像华教政策的百科全书,总能如数家珍侃侃而谈。

他的有位助理甚至提过,他为了研究和翻阅一叠叠教育报告,可以废寝忘食,甚至忘了吃药,操劳过度而毫无怨言。

对于那些认为从政就一定要做官的人,成材也是他们一个很好的反思楷模。从政的岗位何其广阔,只要你的出发点正确,态度诚恳,台前幕后皆是发挥平台,台前未必是唯一舞台。

在这方面,我同样尊重的前辈还有我的前老板刘衍明,给他上议员不要做,给他总秘书也推辞。这些荣耀对很多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政客,肯定求之不得,但他却有自知之明毫不眷恋,甘心在幕后做好自己的总财政。

黄木良也不是?做了中委30多年却没担任过公职,还不是在党内付出得不亦乐乎?

从政的路,未必尽是旁门左道。直直走的,还是有的。

仅以此文,向我尊敬的李成材作最后的致敬。

拿督再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