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出席成材的追思礼,瞻仰他圆润的遗容,回想过去跟他的见面交流,以及给予我的各种教诲,脑海突然浮起一股强烈的反思和激荡。

人世与离世,原来真得在一线之间。

我一直推崇,政治这Young玩,年青和理想就是本钱。可是,站在生命的路途上,年青有多远?

56岁的成材走了,29岁的我还在。

若我的生命长度也跟他一样,既是已经超过了半途,前方更只剩下不到30年。

人生,不只充满无常,看来,也不是很长。

蓦然回首,曾经很多事情被耽误,曾经不少人士被错过。

展望眼前,还有好多梦儿要去追,还有好多理想,还未完成。

是的,我已没有本钱,继续在政治十字路口徘徊游荡。

是的,比起邓小平的三起三落,我的际遇根本不值得多着笔墨。

秉持当初从政的初衷,超越小我派系的局限,我会继续向前、继续追梦,继续理想。

而且,脚步要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