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4db7f85592f984d82ff4c020c41972

这是我看到月头刚落幕的社青团代表大会出席率后,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308后取得大胜,赢获大选当官、当议员的社青团团员可谓史上最多,拥有9个国会议员和29个州议员,偏偏落在党选年的代表出席人数只有可怜的34。5%,总共495名合格代表只有171人到,你说奇怪吗?

反而,之前8月举行的行动党母体代表大会的空前盛况就比较合乎国内政局的演变,出席的代表,从往年的两三百人,增至今年的948人,气派可谓今非昔比。

 

就算在今年大选遭遇重挫的马青,于10月间举行的改选,出席率也高达近90%

 

以自己的身份,敢如此质疑社青团,因为本身过往在马华党内外,都毫不排斥以社青团的一些制度和文化作为改革榜样。我一直主张,国内政党的年轻化努力,是非常迫切且跨越党派的。

 

我常常提出建议,马青团藉应该从45减至40岁,并开放给男女青年,因为社青团的制度也是如此。

 

我常常提到,马华应该效仿社青团,注重论政文化,积极广纳大专人才,并给予密集有效的政治教育,让他们年纪轻轻就成为充满潜质的候选人和议员。

 

结果,根据最新的社青团进展,看来我是言过其实,高估了他们。

 

据闻,社青团在过去3年来,只开过仅有的3次会议,而且政治教育做的非常散漫。这听说是他们的领袖在大会自己承认的。

 

还有,投票过后的辩论环节,留下参与的代表更只剩下不及70人,而且辩论内容非常片面和精简,如何彰显该党的精英路线特质?

 

既然如此,难道该党在大选的标青表现,只是一种假象?

 

当然不全然。

 

我的猜测,首先是领导问题。前团长倪可敏和冯宝君的冲突已经浮上台面,听说火头是来自今年大选在霹雳选区的争夺。冯宝君缺席此次社青团改选更是连门面工夫都省略,完全不给予任何理由。

 

另一原因,或许正如他们本身的代表所批评的,社青团领导层只注重打个人主义牌,推出许多具有偶像气质或卓越口才的小辣椒和青年才俊,而缺乏团队精神。例如我常常夸赞的倪可敏,在口才和领导魅力方面的确前途无可限量。但是若从团队组织能力的角度,他在社青团的表现可谓出乎预料的不及格。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社青团也像马华,陷入基层数字游戏泡沫化的陷阱,所谓拥有超过1万名党员,或许只是拿来充门面。

 

无论如何,还是不能质疑的,不管社青团的组织表现如何不堪入目,它在提供青年领袖发挥空间方面的努力,还是值得肯定的,哪怕那只是少数。

 

以刚中选的团长陆兆福为例。还记得大约78年前,20多岁刚毕业的他,才真正被委派到森州坐镇。可是短短不到十年光景,经历2届大选,他就成功打下州议席和国会议席,甚至差一点夺下森州执政权。而另一方面,一些在森州马华耕耘杰近十多廿年的基层领袖,却连候选人的门都还敲不到,你说命运悬殊吗?

 

至于其它政党青年团,经过308的洗礼,以及在新领导层的带动下,我相信也会展现一些新气象。

 

魏家祥在还没中选马青总团长前,就勇于提出一些结构性的改革,包括把团籍年龄减至40岁,和吸纳女青年等决心,虽然在实践阶段会面对不少阻力,但是他在这方面的决心还是值得肯定的。

 

无论如何,我始终认为,马青应该摆脱母体的基层数字游戏迷思,并迈向精英制。因为近年来在大专的观察让我发现,也许为了吸纳更多党员壮大本身政治势力,马青领袖总是热衷于广招一些人多势众但废才也不少的亲校方学生,反而一些亲学生、有理念的学生领导,虽然人数不多,但素质很高的,都去了民联。

 

提到青年团,忍不住也要谈谈最近刚落幕,但或许西马人较少关注的砂拉越人联党青年团。甫中选该党团长的华东,是我2006年到砂州协助该党助选时所结缘的朋友,为人非常诚恳、开明。当年曾经跟他把酒言欢,了解他多年来在该党所作出的许多踏实努力,并面对一些不得志的问题。如今终于守得云开见明月,有机会大展拳脚,我相信他一定有能力为呈现老态的人联党注入更多年轻化改革气息。

 

全球化的步伐越来越快速,政治局势的演变不亦如此。要促进一个政党的年轻化,青年团的角色非常关键。然而,来到真正年轻化的最高境界,应该就是解散青年团。

 

为什么?因为等到母体的中央领导都以青年领导班底为主的时候,就显示我国已经摆脱老人治国的传统文化,从第三世界转型为先进国。

 

 

 (辣手专栏:http://laksou.co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