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一月 2009.

回应南发兄:

 

感谢针对我早前在星洲言论版刊登的小品《你怎么说主持人说换就换:你OK我不OK》给予批评。

 

你提的大原则我认同,既我是执政党马华一员,若国营电视台的节目出问题,理应实质纠正。既然选择了这个政治立场,也就必须做好准备面对如此批评,我不逃避。

 

但有些细节部分想要补充:

 

1.除了感触和惋惜,并为文引起舆论关注以外,我早在113日当有关节目被紧急中断时,已经通过手机短讯私底下跟总会长翁诗杰、房政部长黄家泉、总会长秘书、马青总团长魏家祥、新闻局主任李伟杰、妇女组主席周美芬、女青年主任郑慧玲、还有我在森州和芙蓉的领导,传达有关讯息,包括希望获得在内阁反映。也曾经当面跟陈莲花反映。

 

2.过去担任家定新闻秘书时,面对有关节目所产生过的一些内部问题,私底下也有向前老板传达,并获得解决。只是不便公开讲。

 

我是马华一员,但不是最高领导,没有直接决策权。除了服从团队,从民主角度,我也可以拥有本身政见和立场,党内基层之间也可以拥有不同意见。而且,身为党的新人,我对党的改革有一定期许。

 

例如,虽然马华通过特大同意收购南洋,但当时身为普通党员的我,曾经大力反对。至今个人立场,还是反对。

 

说我仕途不顺,从表面的工作岗位转变来看是没错的。但,没有考验焉能成长?始终相信政治是长远的,并会继续走下去。我从来不敢装伟大,从政纯粹是为了享受这份工作,人生过的有意义和不留白。

 

不管站在任何岗位,我都会尽我的能力,哪怕不够影响力。

 

同样的,与其不发声也给人骂,我甘愿发出心声而给人骂。

 

顺祝新年进步

 

健南启

 

 

Advertisements

p7130091

前晚受雪华青邀请分享瓜登补选看法,跟公正党国会议员蔡添强、当今大马记者也是我当年上潘永强政治课的同学郭史光庆,还有网络电台工作者林宏祥同台。

我的论述主轴包括:

1。马华不应对瓜登华人票回流沾沾自喜,因为优势并不明显,也不能代表其他民联执政州属的华裔投票倾向。

2。瓜登马华的确非常团结,也有长期在当地为华社服务和谋取发展。

3。相比308始料不及的大海啸,瓜登补选犹如日落夕阳,慢慢下山。

但是,太阳下山明天依旧爬上来,而青年犹如日出之阳。国阵的改革需要靠新生代,更要做的彻底,终有一天会重拾旧山河。

相关报道:

n090123_2

国阵选举策略落伍只会砸金钱,马华新生代当众长叹日落西山(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97061

争论华裔选票回流种族意味浓,民联国阵陷两颗烂苹果之争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97053

吴健南承认国阵搞金钱政治,添强:瓜登华人选民有压力(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8639

蔡细历最受欢迎 (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09-01-24&sec=mas&art=0124m76a20.txt

当全部人把焦点放在瓜登补选之际,原来国立大学的年度校园选举也将陆续登场。

记得当年2000年我刚入学马大时,对校园选举总是充满期待。透过法律系课室的窗外看到挂满整个校园的竞选人海报和布条,心中就有莫名的快感,脑海马上浮起清晰的两个字-“民主”。

非常怀念那段时光,声援安华的热潮仍在,学生的民主权利受到校方的基本尊重。还记得,当时不少学生代表会到各宿舍跟我们分享他们的理念,剖析校园的政局。 针对校园内外许多不公义课题,他们会带领我们发动各项运动,如呈交备忘录、点蜡烛和平聚会等,向校方表达学生的意愿和立场。

民主越来越遥远

可惜,年复一年,同样的一扇窗,同样的一片旗海景象,快感却没有了,换来的只是满脸惆怅。对于“民主”那两个字,感觉越来越遥远。

阅读更多 »

images2

人心总是充满矛盾的。这就是为什么,虽然在现实世界中众人皆懂得应该谴责暴力,但在电影院的虚拟世界中暴力电影市场总是常卖常有,永远不缺支持者的原因。

 

叶新田被揍到流鼻血风波,也可以看到这种人性矛盾。

 

大众应该有的、符合我族中华优良文化的反应,主流媒体基本上都刊登了。

 

总结一句,不管什么分歧,不管什么深仇大恨,打人就是不对!

 

只是,那些不应该有、私底下偷偷有,但没有被报导的大众情绪,再不喜欢也不能否定其存在性。

 

“哇,大快人心!”

 

“活该!”

 

这些都是我在宴会亲自见证的第一反应。

阅读更多 »

回顾08年,国内政坛大事首推308大选。从此,我们告别国阵一党独大时代,进入国阵与民联双强鼎立的两线制朝代。

 

然而,两线制未必就是治国万灵丹,若要让它朝向正面发展,朝野阵线都必须克服组织结构上的制度性问题,才能打造一个更符合时宜的两线制生态。

 

对于民联执掌州权接近一年后,最近所浮现的种种政见和政策矛盾,并不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讲得直接点,民联的结合,根本就是投机作祟。若公正党和行动党一味攻击国阵的种族政治已经落伍,那它们本身战友回教党的神权主义不是更糟糕?跟标榜民主主义的它们相比岂不更为格格不入?

阅读更多 »

 

a9cnah5ca9vp0l4cakg9z3rcam9g0d2caoandh6calyqva5caz9c9ybcagwxmngcakx22f0cah8kliucaxtgawycahkv9h0caxh0o7ccajkiq5wca0a77w3ca1q08w6canuj8akca96w49jcay6wwtp

犹抱琵琶半遮面了一个多月,一度被其他节目紧急取代的RTM《你怎么说》,在千呼万唤之下,终于始出来了。

 

早在上星期,告别08年的前两天,还在金马仑山上时,就已经对该节目的命运担心不已,赶紧发短讯给晓蕙了解进展。

 

尔后收到如此回复:“是的,《你怎么说》明年(09年)会回来,但我没参与。。。。。但别担心,我还OK。”

 

字里行间,尽是表现出她一贯的理性和豁达。但,我的内心却已万分沉重,有股冲动想大声说:

 

“你OK,我不OK!我相信所有对媒体舆论自由有期待的朋友,也不会OK!”

阅读更多 »

1018党选正式落幕,“翁蔡”这道菜隆重出炉,眼镜大跌的赶快把碎片拾起来,目瞪口呆的快点把眼睛和嘴巴闭起来。我们没有时间慢慢吃“犹豫”,应该秉持民主精神好好享受这道佳肴;我们没有时间再沉醉在过去党选的惊魂梦,而必须往前看积极面对下届大选。

 

那天跟一位不在政治圈的好友晚餐,他很坦率和尖锐的问我:“你认为下届大选马华和国阵会倒台吗?”

 

我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并低头深思。

阅读更多 »

apsgmnkca9c6gdkcai9l4dsca509w6zca8kzgr7caeelfppcapg3qv4ca70e9dhca17wf6pcaxppcntcaflc3upcahy69pkcaju1nfqcacjl1iscabksjw9cac63rqpcajchgzgca6v9h6zcakicwih

新财长兼侯任首相纳吉最近承诺,以后大部分的政府工程将以公开招标方式发出,以摆脱过去给人官商勾结的印象。

 

这句话含蓄得来不失直接,就是等于指前财长兼现任首相阿都拉,在发出政府工程的程序有欠公开。

 

对我来说,要真正有效实践反贪,什么法令的通过、机制的设立都是假的。如果身为国家最高领导的不能够以身作则,稍微行差踏错,那么很快就会上梁不正下梁歪,下面整个政府机制就会有样学样一起玩这个金钱政治游戏。

 

你看李光耀当年建设新加坡时,在打造高薪养廉这个制度上就下了不少功夫,少一点决心和自我克制都难以成事。

 

当然,换个角度来看,钱和权总是关系甜蜜的一对情侣,要一刀切把他们分开,根本不可能。水至清则无鱼,就算形象清廉的马英九,早前也不是差点因为特别公务费而中招。搞政治需要本钱,若过度正直,而整个反腐倡廉体制又有欠完善,最后吃亏的反而是君子,却助长小人还有有钱人大行其道。

 

在这次的308大选,民联攻击国阵最厉害的,就是指过去政府的施政只让一小部分朋党受惠,广大群众并未实质受益。可问题是,不少大型工程涉及高资本、高科技和高专业,难道要把建大桥、搞上市公司的股权分配给整个村的村民才叫清廉?

 

邓小平当年开放新中国经济特区时,也同样因为产生贫富鸿沟问题而受到群众责难。但他立场坚定地回应,搞经济发展总要让一小部分人先富起来。若要让全部人一起富,到最后还不是回到老共产主义一起挨穷?

 

所以,现在的民联领袖在一些州属执政后,不少商家、大老板也不是黏过去了。

 

除此,大马特色的贪污文化还有另一个较为复杂的层次,就是被染上了扶弱色彩。虽然新经济政策已经取消了,它的精神已经渗透整个马来社会和政府机关,政府工程因此成为该族的重要经济保护网。当局多年来在鼓励非土著参与公共服务时口是心非,主要隐忧就在此。除了内阁成员,以部门秘书长为首的公务员,在批准特定数额工程方面,也掌握不少实权。

 

无论如何,一些人吃到太过分,吃像太难看,做桥做到桥裂、盖楼盖到楼塌、铺路只铺一半、连穷人买平民屋也要抽水,下一世肯定有报应。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适度赚点还是合理的,但至少要交货。

 

 (号外周报专栏)

 images         images-um

 

前阵子看到马大即将关闭校内唯一仅有的华人餐馆,除了冒火还是冒火。

 

就算经过国青团交涉后,校方也只是勉为其难答应会确保有关餐馆提供华人食物,但未必由华人经营。

 

这论调,跟大约2002年我在马大担任学生领袖,向当局争取设立华人餐馆时完全没有两样。

 

记得那位官员如此回应我:“我们一些马来人经营的摊位,也有卖猪肠粉和汤粉等华人食物。”

 

总结就是,大学里只能有Halal食物。

 

要吃猪肉?免谈!

 

而且,就算不是猪肉,也要根据回教Halal程序,需由回教徒诵经宰杀。

 

这是马来亚大学?还是马来人大学?

 

(全文请刘澜辣手杂志专栏)

www.laksou.com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646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09年一月
« 12月   2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