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gmnkca9c6gdkcai9l4dsca509w6zca8kzgr7caeelfppcapg3qv4ca70e9dhca17wf6pcaxppcntcaflc3upcahy69pkcaju1nfqcacjl1iscabksjw9cac63rqpcajchgzgca6v9h6zcakicwih

新财长兼侯任首相纳吉最近承诺,以后大部分的政府工程将以公开招标方式发出,以摆脱过去给人官商勾结的印象。

 

这句话含蓄得来不失直接,就是等于指前财长兼现任首相阿都拉,在发出政府工程的程序有欠公开。

 

对我来说,要真正有效实践反贪,什么法令的通过、机制的设立都是假的。如果身为国家最高领导的不能够以身作则,稍微行差踏错,那么很快就会上梁不正下梁歪,下面整个政府机制就会有样学样一起玩这个金钱政治游戏。

 

你看李光耀当年建设新加坡时,在打造高薪养廉这个制度上就下了不少功夫,少一点决心和自我克制都难以成事。

 

当然,换个角度来看,钱和权总是关系甜蜜的一对情侣,要一刀切把他们分开,根本不可能。水至清则无鱼,就算形象清廉的马英九,早前也不是差点因为特别公务费而中招。搞政治需要本钱,若过度正直,而整个反腐倡廉体制又有欠完善,最后吃亏的反而是君子,却助长小人还有有钱人大行其道。

 

在这次的308大选,民联攻击国阵最厉害的,就是指过去政府的施政只让一小部分朋党受惠,广大群众并未实质受益。可问题是,不少大型工程涉及高资本、高科技和高专业,难道要把建大桥、搞上市公司的股权分配给整个村的村民才叫清廉?

 

邓小平当年开放新中国经济特区时,也同样因为产生贫富鸿沟问题而受到群众责难。但他立场坚定地回应,搞经济发展总要让一小部分人先富起来。若要让全部人一起富,到最后还不是回到老共产主义一起挨穷?

 

所以,现在的民联领袖在一些州属执政后,不少商家、大老板也不是黏过去了。

 

除此,大马特色的贪污文化还有另一个较为复杂的层次,就是被染上了扶弱色彩。虽然新经济政策已经取消了,它的精神已经渗透整个马来社会和政府机关,政府工程因此成为该族的重要经济保护网。当局多年来在鼓励非土著参与公共服务时口是心非,主要隐忧就在此。除了内阁成员,以部门秘书长为首的公务员,在批准特定数额工程方面,也掌握不少实权。

 

无论如何,一些人吃到太过分,吃像太难看,做桥做到桥裂、盖楼盖到楼塌、铺路只铺一半、连穷人买平民屋也要抽水,下一世肯定有报应。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适度赚点还是合理的,但至少要交货。

 

 (号外周报专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