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08年,国内政坛大事首推308大选。从此,我们告别国阵一党独大时代,进入国阵与民联双强鼎立的两线制朝代。

 

然而,两线制未必就是治国万灵丹,若要让它朝向正面发展,朝野阵线都必须克服组织结构上的制度性问题,才能打造一个更符合时宜的两线制生态。

 

对于民联执掌州权接近一年后,最近所浮现的种种政见和政策矛盾,并不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讲得直接点,民联的结合,根本就是投机作祟。若公正党和行动党一味攻击国阵的种族政治已经落伍,那它们本身战友回教党的神权主义不是更糟糕?跟标榜民主主义的它们相比岂不更为格格不入?

 

如果历史可以回头,我认为建国初期就应该禁止回教党的成立。民主不是绝对的。既然继承了英联邦的世俗民主制,理应就不能容纳任何跟宗教或神权主义相关的政党。试想想,一个神圣的宗教,怎么可能由一个政党垄断作为招牌,把宗教教义跟世俗的捞取选票动作混为一谈,告诉你投它就上天堂,不投就下地狱?若按照此逻辑,佛教党或兴都教党是否也能成立?那么该政党的领袖和基层岂不成佛又成仙?

 

当然,国阵也好不了多少。虽然被308搞到灰头土脸,但该阵线显然还没有搞清楚问题关键,或至少还缺乏勇气作出制度上的改革。只是在言论上暂时收敛一点、推出经济振兴配套,或换个首相做做看,显然还是不够的。

 

面对1969513事件的首次惨败,纳吉的老豆顿拉萨就曾为当时的联盟进行过组织结构上的大手术,促成了今天的国阵。这策略在当时可能是正确的,但今天却成为国阵差点断送江山的绊脚石。

 

3大种族的联盟,变成14成员党的国阵,更关键的是分散了非马来成员党的代表性,促成巫统一党坐大,从偶有骄气的联盟大哥变成不可一世的国阵老爸。这个过于臃肿,包含种族性、多元性和地理性的杂牌军,理应瘦身和转型都来不及,最近还谈什么要加多一个印度人前进阵线。

 

环顾全球,宗教和种族主义政治已经越来越没有市场,也看不到什么前景了。我国能否摆脱种族幽灵的纠缠和瓶颈,转换跑道迈向另一个更开放、世俗的两线制里程碑,关键就在于是否能够放下这个历史包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