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全部人把焦点放在瓜登补选之际,原来国立大学的年度校园选举也将陆续登场。

记得当年2000年我刚入学马大时,对校园选举总是充满期待。透过法律系课室的窗外看到挂满整个校园的竞选人海报和布条,心中就有莫名的快感,脑海马上浮起清晰的两个字-“民主”。

非常怀念那段时光,声援安华的热潮仍在,学生的民主权利受到校方的基本尊重。还记得,当时不少学生代表会到各宿舍跟我们分享他们的理念,剖析校园的政局。 针对校园内外许多不公义课题,他们会带领我们发动各项运动,如呈交备忘录、点蜡烛和平聚会等,向校方表达学生的意愿和立场。

民主越来越遥远

可惜,年复一年,同样的一扇窗,同样的一片旗海景象,快感却没有了,换来的只是满脸惆怅。对于“民主”那两个字,感觉越来越遥远。

为了平定校园的反风,执政者通过大学校方,在学生运动之间制造分裂和酝酿本身势力,行使大专法令的绝对主观权利,大力压制和践踏校园民主,制造白色恐怖,确保获得最终胜利。

为了贏得校园选举无所不为

为了赢得校园选举,通过宿舍管理层对住在各宿舍的学生进行软性威胁,不投蓝派则赶出宿舍。

为了赢得校园选举,进行世上绝无仅有、买少见少、蔚为奇观的电子投票制度。

为了赢得校园选举,献议手机游说学生担任候选人。

甚至,为了赢得校园选举,献议一辆汽车,争取另一阵线跳槽过档!

如此不择手段的玩法,校园民主还有剩?

执政者制造更腐败的下一代

最悲哀的是,执政者自己腐败就好,还要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制造更腐败的下一代,栽培出更卑鄙低级的学生领袖。又或者,更贴切的说,这些学生也是在跟校方玩互相利用的游戏,甚至把鸡毛当令箭,满足自己的权利欲,或为将来政途铺路。

这些学生,不配叫人才,应该叫废才。

而且,学生不坏还好,坏起来连高官显要都自叹不如。

看到敌对阵营学生派发活动传达,立刻当场自己捉人,然后通知保安助一臂之力。

因为,不合法。

看到敌对阵营在校外华团会所办升学辅导,马上通知校园保安到校外捉人。

因为,不合法。

看到敌对阵营开记者会对食堂的偏差政策表达不满,马上招来猪朋狗友叫嚣、拍照和录影。

问他有什么不同看法吗?

还是那句,因为不合法。

别人所做都是不合法

总之,讲完一句,别人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不合法。自己的所作所为,因为有校方批准,就是合法。

完全没有理念,没有原则,就只会端出校方的藤条。

是的,时代不同了。不像1970年代,国立大学就只有一两所,搞学生运动的大部分学生,拥有崇高理想和素质,受到社会大众的尊重。如今大专院校数百所,通街林立,随便丢一粒石头就丢中大专生,素质难免参差不齐,人才废才挤挤。

栽培废才加速政党灭亡

最搞笑的是,一些只看人数不重素质的政党,还把这些废才当人才,大力栽培大力重用,殊不知是在加速本身政党的灭亡。

不要以为广招大学专才就是硬道理!不要以为专才没有废才!

一个藏有数百万废才的政党,跟一个卧虎藏龙只有数万人才的政党,您说哪一个走得远?

贏了校园选举却输了大选

结果,最后校方的确是胜利了。但,是不是最终胜利?现在308以后回首一看,备觉讽刺。赢了校园选举却输了国家大选,除了活该,就是短视。

别忘了,大学生也是国家大选的选民,都是足龄且符合资格的公民。他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网络的视窗更是广阔无限。当局若继续把校园的门关起来做皇帝,广大大专生就更应该在来届大选踊跃站出来,向他们宣示主权,告诉他们谁才是这个国家的真正主人!

而我始终相信,这个国家的未来主人翁在-青年!

(www.laksou.co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