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马大法律系前学长,我最近为此身份感到特别骄傲,虽然平时很少如此。

 

上周刚落幕的马大校园选举,首次陷入非常历史性且戏剧性的组阁僵局。在全校41个议席当中,青派亲学生阵线和蓝派亲校方两大阵线各赢获2019席,其余2席法律系学院代表权则落在独立人士手上。

 

就是说,蓝、青派双方皆难分上下,无法以足够的多数议席组成学生理事会,两位法律系代表的动向顿时成为关键。

 

结果,两位法律系女生没有逃避问题,更没有像一般政客等待双方开价投标,而是选择以公投制度,让全体同学决定要他们何去何从。

 

更难的是,公投以当众举手方式表决,没有难堪,更没有犹豫,获得大约80%法律系学生的热烈响应,而当中接近90% 最后选择支持亲学生的青派阵线。

 

他们不只在念法律,也贯彻了崇高的法律民主精神。

 

这项公投,虽只是马大法律系的一小步,却首开政府大学先河,甚至也是国家政治发展史的一大步。

 

依稀记得,唯一跟我国发展史(勉强)沾得上边的公投,要追溯回1960年代马来西亚的成立。为了抵消社阵的强大反对压力,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针对有关议题举行全民公投。

 

我们的联邦宪法,不像一些西方民主国,在涉及一些有关国家主权、选举制度和具争议性的重大修宪议题,必须进行公投让人民作主。大马最重大的修宪条款,顶多只需获得三份二议员在国会通过,并得到统治者理事会同意。

 

当然,联邦宪法也没有明文阻止公投制的进行。尤其经历308后,国内民主主义抬头,若政府考虑在一些争议性议题或政策上玩玩公投,效果应该不错,也更服众。

 

“小学数理科是否应以英文教学?”;“是否应该取消多源流小学制度?”;“大马到底是世俗国还是回教国?”;“应否取消新经济政策和种族固打制”;“纳吉或安华,谁该当首相?”;“蔡细厉应否入阁?”

 

这些问题的人民意愿肯定令人关注。

 

马大公投一小步,可能也为下届国家大选带路。面对瓜登补选的一再受挫,搞不好国阵有一天也要面对跟民联僵持不下的组阁僵局。到时,若哪位扮演决定性关键角色的独立人士也让本身选区的选民来个公投表决,其创举肯定名流大马青史。

(号外专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