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霹雳的变天闹剧,已没什么眼看。但是,却想谈谈当中引发的苏丹权限争议。

大马继承英联邦的君主立宪制。简言之,虽然君王一国之首,但还是在宪法之下。再直接点,宪法很多条款显示,最高元首只是象征,真正掌握治国实权的是首相,最高元首行使权力时,大都必须听从首相的劝告(所谓“劝告”只是好听,其实不能不听)。

然而,凡事有例外,若因此断定君主是无牙老虎则大错特错。联邦宪法第402)就罕有地阐明,最高元首在1)委任首相,和2)拒绝批准解散国会方面,可特别行使本身的判断权利。换言之,这时候君主就有出手的实权。


当然,在委任首相方面,最高元首也不是完全没有其它限制。根据第432)(a)条款,他还是必须委任他本身认为在下议院获得大多数成员支持者。

所以,若一名首相已失去大部分议员的支持,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寻求最高元首批准解散国会。若该要求被拒绝,只好倒台。

霹雳的州宪法,其实跟上述的联邦宪法精神大同小异。虽然可以理解民联在青蛙跳的游戏下失去政权的不甘心,但宪法的崇高精神不能被歪曲。

既然霹雳前民联大臣早就因为失去大多数议员的信任而要求解散议会,若该要求被苏丹拒绝了,又怎能回头要求举行州议会确定自己不再受支持?况且,宪法也没要求一定要举行议会通过不信任动议,既然苏丹已经面对面确定了4位青蛙议员的意愿,最终的结果会不同吗?

发现此路不通后,民联接着就高举还政于民的旗帜,质疑苏丹为何不批准解散议会,甚至要告上法庭。这是尊重宪法或愿赌服输之举吗?身为前任资深联邦法院法官,别低估霹雳苏丹的智慧。解散议会重新选举应是最后选项,当中合理考量包括,距离上次选举有多久,以及是否有其他人选获得大多数支持。去年展开916夺权大计时,民联不也甚至认为,拉拢30位国阵议员跳槽而无需解散国会也是合理的?

若真要说违宪之举,去年爆发的登州大臣人选风波才是一例。就算正副首相立挺的依德利斯获得接近70% 州议员的支持,但还是要让步给皇室的人选。但,你有听到当时的民联说句尊重民意的公道话吗?还是在忙着争取皇室的支持?

皇室也好,国阵、民联也罢,权利都不容过于膨胀。回归宪法的制衡原则,还是唯一的出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