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三月 2009.

上周有机会到怡保出席马青中委会议,岂能错过顺道到当前最火红的旅游景点民主之树看看。尝试想象当初民联议员在这棵树下召开举世瞩目州议会的情景,脑海中突然也浮现了当年佛陀在菩提树下顿悟人生真谛的画面,希望自己也可以获得佛陀的加持,在民主之树荫下领悟民主的真谛。

himpun1-mac3

images1

从一棵树,到一块碎片;从阿都拉时代,跨越到纳吉时代,看来霹雳州所刮起的宪政危机,还是没完没了,霹雳民联的顽强“民主抗争能力”已经升华到一个超越宪法法规的境界。

例如,霹雳宪法第166)条款的原文是:“如果州务大臣停止获得州议会成员的多数信任,然后,除非在他的要求下苏丹解散州议会,不然他必须提呈州行政议会的总辞。”

然而,民联在这方面提出的主张,即“州务大臣的不信任动议,若没有通过议会的召开来进行,则是不合法的”,非常成功混淆民众的视线,他们不仿考虑把这一段宪法原文没有的条款撰写进去。

无论如何,对我来说,这只是民联的政治伎俩。若他们真得认真尊重议会运作,在发生议员跳槽风波的一开始,尼查就应该要求苏丹召开紧急议会,而不是解散议会。直接要求苏丹解散议会,证明了霹雳民联本身已经承认失去议会成员的过半支持,也无意再通过议会的召开来鉴定本身的州政府已失去信任。尼查在苏丹拒绝解散议会后,没有根据宪法原意辞职,并又再绕一个大弯要求议会的召开,根本就是取巧之举。


(尼查在跳槽事件后第一时间写给苏丹的原文信,要求解散议会,而不是要求召开紧急议会)

untitled-scanned-071

untitled-scanned-06

还有,州宪法第182)()原文是:“苏丹可以根据他本身的判断以拒绝同意州议会解散的要求。”

untitled-scanned-131

民联不妨改成:“苏丹一定要答应大臣解散议会的要求,不然就是没有还政于民。”

另外,根据霹雳州议会条规第722)原文:“。。。。。特权委员会必须向议会汇报。”

untitled-scanned-09

民联则可以把此条文改成:“议长和特权委员会可以无须通过向议会报告,直接向议员作出任何最终判决。”那么也可以方便以后安华要在国会通过跳槽议员夺取联邦政权时,国阵也可以通过议长和特权委员会判决安华和他的整个新内阁阵容禁足国会。

过后,在怡保大街绕了一圈,听闻传言倪氏兄弟过去掌权短短不到一年,就带领他的福州帮同乡在霹雳获得一系列酒店、运沙等工程,为该州经济带来蓬勃发展,我突然对民主的真谛有了更深一层领悟。

(这是行动党在跳槽风波当天,呈给议长的许月凤没志期辞职信)

untitled-scanned-02

(号外周报专栏)

img_3428

img_3435

img_3436

img_34372

img_3446

img_3448

img_3452

img_3453

img_3498

img_3500

文章小辣椒与小笼包出街后,一些女青年说不想做小笼包。我只好自认自己是猪,平息他们的怒火。

那天她们的就职典礼,由于撞倒马青会议,所以要到尾声时才有机会跟他们“闭幕”,并拍下一些纪念照。

看着看着,想起他们上一届理事的就职典礼,我也是参与者,并报名成为他们的不懂天字几号女青年之友。

还有,支持一下他们的新开张博客:

http://beliawanis.blogspot.com/

 imagescarp4ta4   imagesmarket

随着甲州首席部长莫哈末阿里在巫统党选前夕被裁判发出红卡,有人问:“这次巫统打击金钱政治的努力是来真的吗?”

 

我只能说,就好像足球赛场MU Liverpool势均力敌的行情,放半粒。一半有心,一半力不足,既要杀一儆百,又要留几分情面。

 

虽然已经判决阿里涉及贿选,却还要为他找下台阶。

 

纳吉说,“可能他的秘书过分热心了,未必是他本身犯错。”

 

少来了,只听过有秘书为上司尽心尽力,可是尽到还要自己出钱为上司拉票,真是人事义尽到讲都没人信。

阅读更多 »

images vs  imagesxiao-longbao

这几年来跟马华的女青年们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日前参与她们的新任理事就职典礼,看着当年满怀热血理想刚刚萌芽的小花,一个个终于挤入领导层担当大任开成盛夏花朵,真诚希望她们在明日黄花超龄前,为马华在这关键性时机带来一番突破。

早前看到号外周报的“YB敢敢扮”找来了一个个年轻貌美又充满活力的社青团女议员登场,又扮天使又扮小丑,并深获许多年轻选民的好评后,我有点为马华感到悲哀和汗颜,因为放眼整个百万大军,竟然没有一个年轻女议员能够站出来见得人。

阅读更多 »

当霹雳民联杀出议长这一招,以挽救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州政权时,我真的很认真地找出霹雳州宪法细心专研,并由衷赞叹:对方下的这注宪政棋,的确比过去国内多年来的吃喝玩乐肤浅政治文化有深度得多。

可是,当情况逐渐失控到就连令人傻眼的大树下开议会的片段也出现时,我开始感叹:原来我太太真,我太傻。面对这个僵局,还是丢掉宪法看树去比较实际!

纳吉的青蛙跳策略再不得民心,其实还是根据宪政游戏完成夺权大计,更是对手本身之前也可以接受甚至高调宣扬的。过后此举导致民联失去在州议会的多数支持,进而苏丹拒绝解散议会等进程,也都合乎法理。民联再不满,也只能端出“还政于民”的感性诉求,但这并不具备法律约束力。

无可否认国阵的夺权策略胜之不武,但在宪政战场上始终是胜了。霹雳民联至少应该像1994年同样因为跳槽文化导致政权溜走的沙巴首席部长拜林,展现应有的民主绅士精神,下届5年后大选卷土重来,或至少在宪政游戏内,继续跟对方走智斗勇。

令人失望的,虽然展现旺盛战斗力,但是民联的策略是斗滥斗丑,斗到可以颠覆宪法和法规,把宪政玩弄于掌心,一种法律各自表述,明知不可为假装看不到,或硬硬诠释到可为之,甚至不信任任何政府机关、行政机关、甚至司法界和苏丹的判决。

在这方面,民联最大的矛盾和滥权,在于既要通过紧急议会的召开鉴定本身政府的合法性,却又不敢面对已经在议会失去多数支持的事实,结果通过特权委员会草率作出禁足新任国阵大臣和6位行政议员进入议会的决定。

不管根据州或联邦宪法,此举已严重违宪和破坏民主。过去国阵议长针对反对党议员所作出的类似惩罚,虽然再具争议性,也只是针对少数一或两位议员在议会进行时的举止,特权委员会更不具备法官的权利而必须把类似决定交给议会定夺。

就算议长和特权委员会真的拥有司法免控权,也不代表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作出超出本身权限的举动。每一位议员都是经过民主程序由选民选出来的人民代议士,岂能轻易被任何单位剥夺在议会作出重要表决的权利?别说议长,包括司法和苏丹都不能。

更何况,他们作出禁足判决的基础是,质疑国阵新任州政府合法性,这跟质疑委任他们的苏丹特权有什么分别?

当然,从政治宣传手段而言,民联的表现实在无话可说。就算一棵树,也可以被他们善用到淋漓尽致。怡保还有不少山洞,下次议会不仿考虑也在那儿举行,然后推介一个民主宝莲洞,又可以为霹雳旅游业作出巨大贡献。

令人担忧和遗憾的是,308一周年后的今天,此宪政危机的发展已经导致国内选民的政党倾向撕裂成各别以土著和非土著为主的两大极端阵营,并出现泛政治感性化的地步,就如当年台湾的蓝绿支持者互相呛声甚至动用暴力的情况,不分青红皂白就是挺本身支持的政党到底。同样一件事情,只要是敌对政党做的,一切都是错。只要是自己政党做的,错的也是对。

(special weekly)

日期:2009314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2.00

地点:马华大厦总部六楼

开幕: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

曾经写过一编“女青年花朵朵开”。如今看到他们终于宣誓就职,很是欣慰。希望大家有空出席给他们鼓励,也祝福他们政绩花儿朵朵开,克服一切障碍,打造新品牌。

https://wujiannan.wordpress.com/2008/11/17/%e5%a5%b3%e9%9d%92%e5%b9%b4%e9%87%91%e8%8a%b1%e6%9c%b5%e6%9c%b5%e5%bc%80/

(杨善勇于东方日报专栏原文照登。此文乃针对我早前的文章:太阳下山明天依旧爬上来)

308海嘯,兵強馬壯的國陣兵敗如山倒;此後,並且一連輸掉兩次補選,場景的尷尬,不在話下。馬華新生代的黨員吳健南一度坦言,前不久的瓜登補選之敗對他的心理衝擊更大:

「瓜登補選成績出爐後,我的腦海立刻浮現是,當我在波德申看海景時,夕陽在傍晚要下山了,雖然下得很慢,但卻無法阻止它繼續下落。」

《當今大馬》當初引述他在講座會上的話說:「國陣就好像日落,雖然太陽下到很慢,但你要阻止卻不懂如何阻止,(試問)我們可以阻止太陽西下嗎?」儘管如此,吳健南不忘表示,本身的心態仍是積極,因為他相信在黑夜過後,早晨陽光就會來臨。

吳健南這些話,深富哲理,引人長思。日昇日落,原本就是百年不變的規律。《易經》上說:物極必反,否極泰來;就是同樣的意思。不過,夕陽滑落「下得很慢」那段話,似可討論。

阅读更多 »

以党庆的形式而言,这次的马华60周年可说是最成功的一次,尤其是把主调放在“一甲子的奉献,一辈子的承诺”,还有坦荡荡自我反省的短片,除了切合时宜和打动党员心弦,更是让我产生“小弟弟”精神的感触。

熟悉蔡细历医生的人都知道,演讲风格幽默坦率的他,每次开场白的其中一句口头禅就是以“小弟”作为第一人称,而不是一般人惯用的“我”。这跟台湾天道把“我”称为“后学”的意义大致相同,都是一种谦逊的称呼。自我矮化为“小弟”,就是指眼前的每一个观众都是“大哥”,这么好听的话谁不爱听?

所以每次听到有其他领袖也在台上以“小弟”自称时,我时常都会开玩笑跟身旁的同志说,“哦,这是蔡医生的支持者!”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这些第一线领袖,包括蔡医生都自称为“小弟”,那我们这些排在第三线都找不到位置的岂不就是“小弟弟”?

阅读更多 »

“路边一棵榕树下。。。。。。”一首大家再熟悉不过的经典老情歌,任谁也没想到如此深情意境,今天也适用在庄严的民主议会场面。

在大树下开议会,不但首开国内宪政史先河,就算放在国际舞台,相信也足以令人大开眼界,使到原本就已经高潮迭起的霹雳州政府变天大计,又爆发了另一轮高潮点。

阅读更多 »

还记得去年308政治海啸后,民联声势一时无两,我还说瓜登补选后的国阵就像已步入黄昏夕阳,很多人都等着我们早点收挡。

阅读更多 »

即将来临的227日,马华正式踏入60岁。一个走了超过大半个世纪的老党,基层的草根和基层文化已经根深蒂固,要改革谈何容易?

结果就算政治海啸已经冲走该党的半辟江山,林伯还不是马照跑舞照跳?继续以1950年代的新村缓慢节奏,应对廿一世纪的急促都市化脚步;继续以独立时代的民生福利路线,面对宪政和民主主义抬头的全球化新格局。多年来年复一年重复同样一个政治动作,沉醉到被时代、被选民遗忘了还不知清醒。

马华老总翁诗杰最近在槟州马华的脑力激荡会议,就一针见血点出问题,提醒该党旗下各区、支会不能一年365天只办卡拉ok比赛。

当然,马华基层爱办的活动岂止卡拉ok比赛?365天随着各大中华文化活动的来临从不缺席,新年搞团拜、冬至搓汤圆、元宵节抛柑、端午节包棕子;还有插花、化妆、书法、烹饪、排舞、大扫除、搞慈善运动样样不可少;最重要还是能吸引越多人潮越好的千人宴、万人宴。

阅读更多 »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578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09年三月
« 2月   4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