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党庆的形式而言,这次的马华60周年可说是最成功的一次,尤其是把主调放在“一甲子的奉献,一辈子的承诺”,还有坦荡荡自我反省的短片,除了切合时宜和打动党员心弦,更是让我产生“小弟弟”精神的感触。

熟悉蔡细历医生的人都知道,演讲风格幽默坦率的他,每次开场白的其中一句口头禅就是以“小弟”作为第一人称,而不是一般人惯用的“我”。这跟台湾天道把“我”称为“后学”的意义大致相同,都是一种谦逊的称呼。自我矮化为“小弟”,就是指眼前的每一个观众都是“大哥”,这么好听的话谁不爱听?

所以每次听到有其他领袖也在台上以“小弟”自称时,我时常都会开玩笑跟身旁的同志说,“哦,这是蔡医生的支持者!”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这些第一线领袖,包括蔡医生都自称为“小弟”,那我们这些排在第三线都找不到位置的岂不就是“小弟弟”?


虽然上述冷笑话有一点味道,但是却要带出一个重要讯息:“从政是长远的使命”。

我们这些年青一代在党面对低潮的这个阶段,一定要扮演好“小弟弟”的角色,虽然当前还不是我们主导的时机,只要装进自强、自我装备,有朝一日终能成为人民和党的“小弟”,为党国作一些小事。

看到马华最近面对的内忧外患,很多党员的斗志大受打击,对马华的前途忧心忡忡。尤其是面对下一届大选,如果现在就把他们推上战场,仿佛随时都会弃械投降升白旗未战先败。

然而, 真正的从政视野,不应该只是5年或一届大选。这对政治的神圣意义,是一种巨大的侮辱;对走过60年浮沉路的马华而言,更不是应有的格局。

“党不能再内耗!”这句口头禅马华同志最熟悉不过,偏偏该党的党争就像史学研究的矛盾定律一样“明明已经吸取历史错误的教训,却无法阻止历史错误的重演”。

历代的党争闹得再轰轰烈烈,至少大环境还是歌舞升平,政局基本稳定,政权依然大握,勉强也只是在1970年代短暂退出内阁。

然而308后的新格局,国内的两线制格局已经大致成型,国阵的政权更是摇摇欲坠。更重要的,面对即将来临的纳吉时代,由于他是在获得巫统上下大力支持下不战而胜升任主席,其它国阵成员党包括印度国大党、民政党和人联党也大致上从308的梦魇中稳定下来。马华此时的分裂只会加速自取灭亡,最后不是落得被国阵唾弃,就是在国阵倒台进程中不让巫统专美,贡献最大力量的下场。

来到如此重大历史关键时刻,马华每一个领袖和党员,更要秉持“小弟弟”谦卑精神,把自我私利和情绪放两旁,选民老板的民意摆中间。只因为,一个政党若失去团结,有再大的理想和千秋大业也是徒然。

(special weekl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