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来临的227日,马华正式踏入60岁。一个走了超过大半个世纪的老党,基层的草根和基层文化已经根深蒂固,要改革谈何容易?

结果就算政治海啸已经冲走该党的半辟江山,林伯还不是马照跑舞照跳?继续以1950年代的新村缓慢节奏,应对廿一世纪的急促都市化脚步;继续以独立时代的民生福利路线,面对宪政和民主主义抬头的全球化新格局。多年来年复一年重复同样一个政治动作,沉醉到被时代、被选民遗忘了还不知清醒。

马华老总翁诗杰最近在槟州马华的脑力激荡会议,就一针见血点出问题,提醒该党旗下各区、支会不能一年365天只办卡拉ok比赛。

当然,马华基层爱办的活动岂止卡拉ok比赛?365天随着各大中华文化活动的来临从不缺席,新年搞团拜、冬至搓汤圆、元宵节抛柑、端午节包棕子;还有插花、化妆、书法、烹饪、排舞、大扫除、搞慈善运动样样不可少;最重要还是能吸引越多人潮越好的千人宴、万人宴。


人潮的确多,可是有政治效应吗?如果马华某区会举办梁静茹歌友会,吸引到的人潮是来支持歌手还是马华公会?哪怕一个政治人物每晚赶场,赴好几场晚宴到每一桌握完上千人的手,现代选民就会因为你的玉手而投你一票吗?

上个月到瓜登补选考察突然有个感触,当民联不断在群众演讲抨击国阵政府的政策失策时,马华的晚宴就请黄一飞与喵喵组合登台唱歌。你谈政见我唱歌,牛头对马嘴如何有火花?

还记得去年的308政治海啸前夕,民联在各地的演讲就出现许多万人空巷的历史性状况场面,大家不是为了捧黄一飞,而是捧林吉祥和安华的场;没有山珍海味,就是纯粹为了关注国家时事发展。

反而,国阵的群众演讲,除了要摆宴席、找歌手助阵,上台讲话的官老爷们除了头上围绕着官职的光环,口才政见也不过尔尔,更没有制度化栽培有潜质新人。

如果把千人宴吃饭的人群捉去参与政治培训,如果把要通过排舞联谊的妇女带去分析国策,如果少抢一点华团的文化活动来办而回归政治本位,是否更符合时代和选民的要求?

听说在国力远比我们强大的美国,其总统的作业习惯每晚10点就能上床就寝了。只要专注于政治本位,做好国策制定的工作,搞政治不赶晚宴、不唱k原来还是可以生存的。

(fr special weekl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