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一棵榕树下。。。。。。”一首大家再熟悉不过的经典老情歌,任谁也没想到如此深情意境,今天也适用在庄严的民主议会场面。

在大树下开议会,不但首开国内宪政史先河,就算放在国际舞台,相信也足以令人大开眼界,使到原本就已经高潮迭起的霹雳州政府变天大计,又爆发了另一轮高潮点。

只是,戏都有的看,一套剧情再经典,也必须了解见好就收的道理,如果高潮太多,好像接近尾声了,突然又埋下续集的伏笔,没完没了,观众也会看到闷。 尤其是 故事明明已经山穷水尽而大局已定了,却还要出于票房考量,硬硬篇出一堆牵强的桥段,就好像当年《英雄本色的》Mark哥不懂死了多少回还是大难不死,甘受 罪的就是无辜的观众们。

霹民联祭出议长是有深度的策略

当霹雳民联一开始祭出议长这一招作为挽救政权的最后一击时,我还抱着正面态度看待,因为在一直以来相对肤浅的国内政治文化,他们至少展现了比较有深 度的策略,跟国阵进行一场关系到民主宪政游戏的棋局,让一些平时不学无术的政治人物,至少会找出州宪法来专研,甚至寻求英女皇律师的法律意见,并深入领悟 宪法 (而不是可兰经)对国家政体运作的重要性。

持平而论,议长召开紧急州议会的权利,不能完全否定其合法性。然而,在这之前,民联通过议长在召开特权委员会问话后,草率宣判7位国阵州务大臣和行政议员被禁足州议会,则肯定已经违宪。

问题很简单,既然这个州务大臣是由苏丹所委任的,议长以这个州务大臣和行政议员团对不合法的基础作出此决定,根本就是藐视了苏丹的权利。再说,作为 一个议长,若可以轻率禁止任何一名议员踏足州议会作出重要表决,那么岂非抹煞了有关议员背后所代表的选区民意,进而破坏了民主的代表性意义?

民联不敢面对紧急州议会的公平表决

很显然的,民联希望通过紧急议会的召开争取议会的解散,但是偏偏不能面对公平的议会表决。他们明明已经知道,就如在大树下的草场里踢足球一样,如果公平比赛,他们的肯定居于下风。结果就出茅招,在开赛前通过裁判先向对方多位球员出示红卡,然后在对手人少的情况下搞定一切。

所以,很显然的,民联无法接受一个重要事实,既就算通过合法的正规议会程序,他们也无法凑足人数通过解散议会的表决。308时他们跟国阵的议员人数,是 31对28。由于其中一位民联议员过后受委为议长,加上过后3位民联议员成为支持国阵的独立人士以后,他们跟国阵的议员比例已经变成27对31。就算扣除 3名青蛙议员,国阵的议员还是28位,比他们多一位。

也就是说,失去了议会的多数支持,还是民联的致命伤,若没有扭转这个劣势,而苏丹又坚持动用拒绝解散议会的特权,他们并不能责怪任何人。同样的,通过掌握 议会的多数支持,国阵还是可以在议会通过对民联前任大臣尼查的不信任动议,而苏丹还是有权拒绝尼查的解散议会要求。也许方式不同,结局还是一样。

苏丹当初也要求民联3党议员签署支持尼查协议书

当然,民联还是可以责怪苏丹,因为苏丹就是决定是否批准解散议会的关键人物。但,若要指责苏丹违宪,则是不合理的。他们似乎忘了,就算是308以后 他们的执政,也是没有通过议会程序,或议会的解散的。反之,苏丹当初就好像处理今天的变天情况一样,要求他们3党议员签署支持尼查的协议书,鉴定他们为合 法政权。

当然,也有传闻之前涉及前朝民联政府的永久地契、沙石贪污和尼查成为倪氏兄弟傀儡等因素,导致苏丹有所不满的传言。无论如何,身为一州之长,面对两个势均 力敌的阵线,再加上国阵又取得了多数议员支持,苏丹就算解散议会,最后还是会面对民联或国阵选其一执政的结果。所以,他拒绝解散议会并选择让国阵执政,不 能说是不可被接受的考量。

大树下开会没问题 但应让所有州议员作公平表决

大树下开议会真的没问题,也是除了苏丹以外,彰显民意的最佳平台。但,请接受所有59名州议员的公平表决和竞争,而不是出自私利考量选择性抹煞民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