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 vs  imagesxiao-longbao

这几年来跟马华的女青年们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日前参与她们的新任理事就职典礼,看着当年满怀热血理想刚刚萌芽的小花,一个个终于挤入领导层担当大任开成盛夏花朵,真诚希望她们在明日黄花超龄前,为马华在这关键性时机带来一番突破。

早前看到号外周报的“YB敢敢扮”找来了一个个年轻貌美又充满活力的社青团女议员登场,又扮天使又扮小丑,并深获许多年轻选民的好评后,我有点为马华感到悲哀和汗颜,因为放眼整个百万大军,竟然没有一个年轻女议员能够站出来见得人。

近年来反对党的女青年已经成功建立起本身的“小辣椒”形象,并广受选民的支持和拥戴。在还是以男性为主要玩家的国内政坛,女青年领袖就像万绿中一点红,使到原本非常严肃甚至肮脏的大染缸,出现一些稍微活泼和清新的气息。

更重要的是,这些反对党女议员证明了本身的实力不输男性,在保持女性的柔顺作风之余,他们一样拥有本身的专业和主见,并能够坚持原则据理力争。从冯宝君多年来在国会的强悍辩论作风,到刚出道的张念群在群众演讲的巨大感染力,都显示了反对党在这方面的人才辈出。

比起反对党女议员麻辣的“小辣椒 ”形象,马华女青年则像清蒸的“小笼包”。说里头没有人才吗?其实个个卧虎藏龙能说能写、能文能武,素质完全不输反对党。 问题在于党内的文化和制度使然。就像巫统某个女青年出身的部长,因为生长在这样的一个政党的党选文化,很快就要学会让自己的秘书随身携带数万元现金出街。

若说反对党的女青年年纪轻轻就可以在青年团独当一面,甚至中选为YB,那么马华女青年则同人不同命。她们的女青年,只是属于妇女组20多个局的其中之一,在众多婆婆妈妈级领导面前,永远是长不大的女儿和孙女,如何独立自主?在注重论资排位的党内文化中,就算要在黑区上阵学习壮烈牺牲当炮灰也摸不到门路。

所以,正如翁老总所言,党内年轻化最需要的就是赋权。 你以为反对党的女青年天生就那么厉害么?2006年砂拉越州选举长期驻扎在那儿追看反对党的群众演讲,看到他们几个20多岁初生之犊的女候选人,从第一天上台的手抖脚抖生涩表现,到后来越来越流畅、流露出大将之风的自信谈吐,甚至最终打倒60、70岁可以做他们公公的国阵沙场老将,我突然有所领悟。

是的,别再把马华的女青年当作温室中的小花。她们不需要再上课学游泳,而是要真正被推进池中自己遨游,哪怕一开始会惊慌失措乱了步伐。只要获得领导层给予足够的信任和赋权,她们也可以像反对党的女议员一样很快开创出自己的一片蓝天。

(号外周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