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carp4ta4   imagesmarket

随着甲州首席部长莫哈末阿里在巫统党选前夕被裁判发出红卡,有人问:“这次巫统打击金钱政治的努力是来真的吗?”

 

我只能说,就好像足球赛场MU Liverpool势均力敌的行情,放半粒。一半有心,一半力不足,既要杀一儆百,又要留几分情面。

 

虽然已经判决阿里涉及贿选,却还要为他找下台阶。

 

纳吉说,“可能他的秘书过分热心了,未必是他本身犯错。”

 

少来了,只听过有秘书为上司尽心尽力,可是尽到还要自己出钱为上司拉票,真是人事义尽到讲都没人信。

 

上个星期,旅游部长阿莎丽娜的政治秘书,被反贪污委员会捉到车上载着7万令吉现金。阿莎丽娜也辩称,那些钱是用作竞选用途。

 

拜托,随身带着7万巨款现金,难道去巴刹买菜给工作人员吃吗?

 

当然这比起当年莫哈末泰益带百万现金出境澳洲,根本只是小儿科。

 

熟悉金钱政治运作的人都知道,政治人物在党选非常时期弃支票不用抱一大堆现金,就是不要留下纪录的手尾。

 

有些更聪明的马华领袖,在党选时则选择通过一间注册的公司出钱给基层。至于这招是否手尾就比较少,有兴趣此道者不妨尝试。

 

更明确而言,根据巫统党章和党员守则,就算通过代理贿选也是犯规。当年的前森州州务大臣莫哈末依沙也是因为代理被捉到贿选而中招,而且被冻结党员籍长达3年。

 

那么,为何这回阿里只是被取消竞选资格,而没有遭受其他惩戒呢?

 

身为一名首席部长,通过政治秘书贿选,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巫统党内问题,而涉及的公职和公币的滥用,理应遭到反贪污委员会的对付才是。

 

问题是,不管领导层多么有心肃贪,由于国内政党的金钱政治防范体制并不完善,难免还是令人联想到其中的背后政治角力,以及特定领袖的选择性偏差行动。

 

这次巫统的纪律理事会可以大胆向党内大人物开刀,其中主因就是因为最高职者本身并没有涉及竞选,阿都拉要退了,纳吉不战而胜。要不然,根据该党多年来根深蒂固的金钱政治文化,哪怕是竞选主席者还不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岂能出淤泥而不染?还记得去年阿都拉本身也不是被几个巫统基层报案指他动用公职方便宴请基层?

 

若从这个角度进一步分析,则可发现到,其实阿都拉虽然还未正式退位,大权实则已经旁落,我们已经提早进入纳吉时代。情况再明显不过,阿里是阿都拉为了报复慕尤丁过去向他一再逼宫所推出的制衡人选,而凯里则更不用说。这些人的中招,显示拉伯已无法控制党内的局势。

 

从另一面来看,也是极度讽刺的,阿都拉虽然是一名好好先生,可是他的好,是好到可以包容身边支持者的拿好处文化。在他任期内,有些领袖明明已经贪污贪到恶名昭彰,他还是独具慧眼纳入身边加以重用。

 

当然,迟到总好过未到,巫统的肃贪还是要开始的。若说贪污是一种病毒,那么今天的巫统已经被其侵入到病入膏肓,变成一种文化,全党上下无一幸免。

 

基层方面,早前的瓜登补选就是一例。巫统的竞选机器和助选人员,若没有收到来自上面的钱,根本完全不能运作陷入瘫痪。当回教党助选人员在街边积极呐喊拉皮票动作,可以看到他们内心对本身政党理念认同所展现出的澎湃情绪,这种热诚不是金钱所可以买到的。反而巫统的助选人员,要呼吁别人支持本身政党都不好意思,连自己那关也过不了。用钱买来的造作拉票热情始终有别。

 

上层更不用说,哪个候选人没有给钱,除了因为真得太穷?有官职的利用公务方便,没官职的则政商勾结。

 

当然,真正的正人君子还是有的,基层也好,领袖也好,虽然哪个不爱财,但是到了关键时候,针对一些关键职位,他们还是拥有一定的政治良心,推选一些真正有理念和实力的领袖。

 

如果连这点都没有了,这个政党也是时候跟人民和时代说再见了。

(辣手杂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