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有机会到怡保出席马青中委会议,岂能错过顺道到当前最火红的旅游景点民主之树看看。尝试想象当初民联议员在这棵树下召开举世瞩目州议会的情景,脑海中突然也浮现了当年佛陀在菩提树下顿悟人生真谛的画面,希望自己也可以获得佛陀的加持,在民主之树荫下领悟民主的真谛。

himpun1-mac3

images1

从一棵树,到一块碎片;从阿都拉时代,跨越到纳吉时代,看来霹雳州所刮起的宪政危机,还是没完没了,霹雳民联的顽强“民主抗争能力”已经升华到一个超越宪法法规的境界。

例如,霹雳宪法第166)条款的原文是:“如果州务大臣停止获得州议会成员的多数信任,然后,除非在他的要求下苏丹解散州议会,不然他必须提呈州行政议会的总辞。”

然而,民联在这方面提出的主张,即“州务大臣的不信任动议,若没有通过议会的召开来进行,则是不合法的”,非常成功混淆民众的视线,他们不仿考虑把这一段宪法原文没有的条款撰写进去。

无论如何,对我来说,这只是民联的政治伎俩。若他们真得认真尊重议会运作,在发生议员跳槽风波的一开始,尼查就应该要求苏丹召开紧急议会,而不是解散议会。直接要求苏丹解散议会,证明了霹雳民联本身已经承认失去议会成员的过半支持,也无意再通过议会的召开来鉴定本身的州政府已失去信任。尼查在苏丹拒绝解散议会后,没有根据宪法原意辞职,并又再绕一个大弯要求议会的召开,根本就是取巧之举。


(尼查在跳槽事件后第一时间写给苏丹的原文信,要求解散议会,而不是要求召开紧急议会)

untitled-scanned-071

untitled-scanned-06

还有,州宪法第182)()原文是:“苏丹可以根据他本身的判断以拒绝同意州议会解散的要求。”

untitled-scanned-131

民联不妨改成:“苏丹一定要答应大臣解散议会的要求,不然就是没有还政于民。”

另外,根据霹雳州议会条规第722)原文:“。。。。。特权委员会必须向议会汇报。”

untitled-scanned-09

民联则可以把此条文改成:“议长和特权委员会可以无须通过向议会报告,直接向议员作出任何最终判决。”那么也可以方便以后安华要在国会通过跳槽议员夺取联邦政权时,国阵也可以通过议长和特权委员会判决安华和他的整个新内阁阵容禁足国会。

过后,在怡保大街绕了一圈,听闻传言倪氏兄弟过去掌权短短不到一年,就带领他的福州帮同乡在霹雳获得一系列酒店、运沙等工程,为该州经济带来蓬勃发展,我突然对民主的真谛有了更深一层领悟。

(这是行动党在跳槽风波当天,呈给议长的许月凤没志期辞职信)

untitled-scanned-02

(号外周报专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