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四月 2009.

随着纳吉即将上位,许多人都被焦点放在他的组阁新阵容。我却不以为然。 在一个民主国家,内阁是三权中掌握最大实权的执法单位。但在大马的政治现实,情况未必如此。

以前有几位马华部长,每一次面对华社的课题,都摆出敢怒敢言的英雄姿态说些让族群拍案叫绝的话。可是,在公职表现方面,进入部门办公室犹如一天打鱼三天晒网般休闲,也没有放太多心机在相关的政策制定。但,有多少人理会?

阅读更多 »

举国瞩目的补选成绩终于出炉,民联保住两个“武吉”,国阵守住一个“巴当”,除了首相变了,整个国内政局基本没变,民联的士气还是延续308后的两线制趋势,像日出朝阳一样旺盛升空,而国阵仍然抵挡不了夕阳西下日落西山的定律继续低迷沉沦。

对国阵的传统骨干巫统、马华和印度国大党而言,巴当艾的胜利虽然保住国阵残余的颜面,基本上没有实质意义。因为,砂拉越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地盘。这场胜利,只是其东马成员党的胜利,象征着他们在国阵的地位持续坐大。然而,了解东马政治文化的人都知道,由于该区域的投机和青蛙政治盛行,如果下届大选民联重挫国阵在西马的主要成员党,那么东马国阵成员党的立场可说是非常“灵活”的。

持续在西马的补选接二连三吃败仗,瓜登原本胜的输了,这次双武吉原本输的也还是输,巫统、马华和国大党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乐观起来的理由,也不能不担心,在下届大选,分分钟会把西马的地盘拱手让给民联。到时候,就算还是成功保住东马的江山,对这些西马成员当而言,也没有了持续存在的意义。

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即便已经大难临头,来到了管护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国阵除了变了一个首相以外,很多方面还是以为可以以不变应万变,继续死牛一片颈顽固不灵,守住国阵长年累月累积起来的陋习弱点。

是否应该委任华人副首相课题就是一例。马华某领导提出此意见后,民政党也来不自量力分一杯羹,连落选人民代议士的党主席也好意思推荐为副首相人选,创造国内历史另一奇迹。原以为到了这个已经没有什么好输的时刻,马华和民政党以及其它国阵华基成员党的合并将会重现曙光,哪里知道这些政党就算争住一起死也不甘愿合作。

部长职争完了,争县市议员。县市议员没有了争新闻官。再争下去什么公职都没有了,应该也会争住当候选人、争住一起同归于尽。

巫统的思维同样没变,针对马华提出的华人任副首相建议,或许只是一种补选的造势。但是他们的一些部长,如希山等,连拖多几天等投票完也不愿意等,马上直接就是一盆冷水泼过来,说历史上国阵从来没有这种安排和想法。

反之,在民联那方面,槟州政府委任马来和印度人任副首席部长的例子已经强烈显示,若他们将来执政中央,华人或印度人担任副首相并不是梦一场,更别说会遭到别人冷嘲热讽。

纳吉组织内阁的过程中,思维和格局也基本没变,甚至把国人已经厌倦的种族主义继续发扬光大,甚至更上一层楼。除了继续保留固定固打给十多个成员党以外,还想设立多一个华人事务官职。拜托,此时此刻,国阵的种族成员党应该认真思考解散转型了,还要学习1950年代英殖民地政府分而治之制度底下所产生的这个华人事务官职位?

就算撇开种族主义,今天国阵的结构也过于臃肿了。什么组织内阁、分配政治资源、策划谋略也要准备十多个固打,让大家排排坐吃果果,如何会产生效率?面对只有3个成员党、个别政治势力旗鼓相当的民联,国阵就像一个老态臃肿的百年恐龙,跟一个身轻如燕、轻巧灵活的小燕子PK,只有挨打的份儿。

有些国阵领袖至今不明白,也始终不愿相信,国阵已经时不予我,并继续搞民生服务、搞内斗内行。这也难怪,因为今天在308以后遭遇重挫的国阵班底,基本上跟当年马哈迪呼风唤雨时代的班底基本上没有两样。怎么可能在短短数年间就产生结构性的改变?

是的,国阵很多方面并没有变,可是人民变了,民心变了。随着科技的发达,资讯的开放,人民的思维已经产生革命性的改变,就算谁当首相,任你今天如何低档甚至尝试压抑,也已经于事无补。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对它、并超越它,改变自己变得更透明、民主和开放,才能重新赢得民心。

(www.laksou.com)

一个政治人物一旦有权有势了,身边就会招来很多“身边人”,不管是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中坚支持者,还是以前打他毒针现在却突然走来认亲认戚装熟的。一个好官有大格局的身边人守护在两旁,就会如虎添翼,将会有更好的表现和执行力。相反的,若大官的身边尽是小人,不但帮不上忙,有时还会坏了大事。

看到最近民政党有个局主任,也在是否应该委任华人副首相这个热门议题上凑热闹,建议除了马华总会长以外,也不妨考虑一下他的党主席许子根担任有关职位,我在想许子根本身会有什么感受?

是要感激这个身边人的死衷爱党、爱主席的崇高精神?还是要责怪他的单纯无知,又或捧大脚捧到出脸,让他徒添尴尬,贻笑大方?

相信从政资历丰富的许子根本身也非常清楚,以他今时今日落选国会议席之劣势,拿到一个部长职已足告慰,哪还有什么本钱再去争取国家的第二把交椅高职?

千万别看小身边人的影响力。大官纵然格局再大,接触的人再多,由于政海变幻莫测,能够信任的身边人还是非常有限。这些身边人有时候就好象大官的一扇窗,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一个大官的视野,以及对一些事情的看法。有些身边人可以做到“鸡毛当令箭”,到处炫耀与大官的关系下指令,就是这个道理。

如果身边人视窗够大,就会不断自我充实和提升,为大官提出很多出谋献策,为人民做很多大事。所以,一些很有成就的政治领袖,过去都是从担任其他领袖身边人的基础做起,近朱者赤,累积了担当领袖的重要经验和条件。

如果身边人视窗太小,宛如小人终日打小报告,每天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脑海中尽是阴谋险计,就会误导大官做出一些错误的决策。以前的一些党争就看过这样的实例,心胸狭窄的一些身边小人,在整个党即将陷入失去选民支持的重大危机时,还在忙着内斗内行,常常为大官打小报告排除异己,结果导致党争绵绵无绝期,最后带领大官迈向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荣休大道。

当然,史实也证明,哪怕成为大官身边小人小报告的对象,从政者只要秉持做大事的宏观格局,凡事跟民意站在一起,就算面对多番打压、偏见依然坚持原则,柳暗花明后还是有出头天。

毕竟,从政是长远的斗争。最终能脱颖而出的,还是民心所向者。

untitled-11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542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09年四月
« 3月   5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