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纳吉即将上位,许多人都被焦点放在他的组阁新阵容。我却不以为然。 在一个民主国家,内阁是三权中掌握最大实权的执法单位。但在大马的政治现实,情况未必如此。

以前有几位马华部长,每一次面对华社的课题,都摆出敢怒敢言的英雄姿态说些让族群拍案叫绝的话。可是,在公职表现方面,进入部门办公室犹如一天打鱼三天晒网般休闲,也没有放太多心机在相关的政策制定。但,有多少人理会?

同样的,有一些部长对公务和法令制定认真而专业,对部门的各项进展和数据了如指掌,但是却由于不懂得哗众取宠像一些政客般玩弄种族课题,所以被党基层所唾弃。

最后,任何部门的运作,都沾上种族色彩,尤其是教育和经济问题,动不动就需要超越内阁,由几个国阵最高领袖通过耳语私下甜蜜蜜解决。

还有一个是体制问题。有别于美国总统制的三权分立,我们继承的英联邦内阁制只是贯彻两权分立,除了司法原则上独立运作以外,执法必须源自立法单位。简单而言,你必须中选国会议员,才有机会受委为内阁成员。而要成为国会议员,则首先要获得党推荐。结果,如果一个政党的候选人遴选制出现问题,金钱和幽灵政治胜于任用贤才,哪会产生专才治国的内阁?

所以,真正的关键还是来自政党改革。把国阵的大方向摆正了,就像以前僵尸片的驱魔师傅所摆的八卦阵,任十方妖魔鬼怪统统攻克不下。反而组阁换来换去只是换人游戏,只是有姿势没实际的花拳绣腿。

当然,改归改,有些改革,例如任期限制和高职直选,对我而言只是为改而改。别以为只有总统制的直选制才是民主,英联邦沿用多年的中央代表制也隐含着高深的民主内涵。代表制本身并没有问题,而是执行方式。如果一个党的最基础单位继续纵容幽灵和金钱政治,什么制度都是假的。反对党采用更不民主的精英制还不是获得支持?

纳吉若真要展现改革决心,应该直接召开国阵会议解散种族成员党。因为这次的巫统大会证明,一个鸟党不管如何改,还是要讲鸟话而不会变成猫叫。只有真正摆脱种族本位主义,摆正党路线以全民福祉出发,国阵才会有明天。 就如当年的顿拉萨,面对513的种族暴动危机,采取了收编反对党,扩大国阵成员党的策略。非常时期总要非常手段。纳吉应该向老豆看齐。到时,相信出走的沙巴进步党也会因此受到感召而很快回家团圆。

(special weekl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