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表面的理由,是要让凯里专著党务。然而党政分家一直并非巫统文化,不然纳吉也不应担任首相而应专注担任党主席。

还有一个堂皇的理由,是凯里在党选中招,被纪律委员会捉到贿选的把柄。可是,这里不是新加坡,就连担任雪州大臣期间因为滥权贪污嫌疑而恶名昭彰的基尔多益都说“洁白无瑕”,巫统纪律委员会的肃贪努力根本没有公心力,反而让人觉得是领导层选择性对付政敌的“高明”手段。

纳吉选择给马哈迪而不是伯拉面子,只因政治是现实的。不管包装得多么光荣、豁达,伯拉当初是在党内逐渐失势的情况下而被逼下台的,真正的基层力量根本不强。反而不甘寂寞的老人家马哈迪,不管是当初伯拉的风光上台,还是今天进入的纳吉时代,他无可否认都扮演非常关键性的推动角色。对纳吉而言,他当初配合幕尤丁逼阿都拉下台有功,也非常明确挺他做首相,怎能不给脸。

只是,穆克里兹受委副部长的事件,也让我感叹,不管一名政治人物的地位和功名如何显赫、格局如何宏观,在提拔孩子的过程中,他们永远都是被亲情冲昏头脑,不能理性和客观衡量自己孩子到底是否有足够斤两,以为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好的。有些甚至烂泥扶不上壁也要硬硬扶。

只是单纯看实力,我认为穆克里兹并非大将,思维和言论,都没有看到什么特出之处。在党选开跑时占优势,很大程度上是占了父亲的光。反而,凯里不管在教育背景、口才还有政治敏锐度方面,都来得比穆克里兹来得强。而且青春无敌,是块政治的好料子。

只是,凯里目前最大的障碍是要跨越阿都拉时代走自己的路,以及改善他过去那种略微嚣张和不可一世的印象。虽然伯拉多翻为他辩护,但是凯里过去身为首相女婿,的确让人捉到太多把柄,显示他过分动用跟首相的关系,干预国家的行政运作。不管是工程计划的分配,甚至是2008年的候选人布局,都让人看到强烈的凯里影子在后面操弄,结果称呼人少,得罪人多。

至于说他过去多番煽动种族情绪,制造土著和非土著的矛盾,只能说是巫统背景的影响。就算穆克里兹有好得了多少,还不是要推动单一语文教育制度?基尔多益更不用讲,印度兴权会的爆发还有雪州政权的倒台,贡献最大的舍他取谁?以前的安华和纳吉在政途往上爬时,哪个没有发表过极端的种族言论?只能说凯里当初身为初出茅庐的小伙子,错误判断时势,以为这种如出一辙的策略还管用,没认真看到选民思维的转变。人民已经对巫统的种族离间挑泼文化感到厌恶。

政治是长远的斗争,有日升也有日落,只有坚持的人可以笑到最后。在野的林冠英和安华,更是从当年的囚下犯人成为今天的首长和反对党领袖。虽然要比一般人付出更多来洗脱过去给人的负面印象,但是只要凯里能够继续坚持,展现非一般毅力,并在现阶段低调地卧薪尝胆调整自己的态度和从政哲学,相信有朝一日还是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的。

都不用看远,以他的年龄,斗争的长度肯定可以超越马哈迪剩余的生命。马哈迪退而不休的年代,影响力再大也撑不了多久。

从任用贤才的角度,比起其他入阁者,以凯里的素质和能力,已经具备了担任内阁成员的条件。问题是,这次纳吉选择看其他因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