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武吉1巴登补选刚落幕时,外国友人才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跟我开玩笑:“看来贵国很爱补选哦?看得我都眼花缭乱了。应该告一段落了吧?”

岂知话刚说完,当晚就收到槟城本南地又要补选的消息。

当然,这次不是还有那位YB大吉利市,只是公正党特别制造的补选。

针对这场补选应否再进行?国阵应否应战?目前有两种声音。

选委会认为不该有党选

选举委员会主席首先先声夺人,认为不应该再举行劳民伤财、特意制造的人为补选。此立场竟然罕有地马上得到新任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的附和,表达了国阵可能不要参选有关补选的立场。

大马政治史上,反对党不参与补选的先例倒不少。老牌执政党国阵这次也来玩弃选这项游戏,倒真得非常新鲜,也令人有一种风水轮流转的感觉。国阵今天的际遇就 好像在周星施代表作《少林足球》的球赛一样,被对手连番攻击,脸肿鼻伤,输到贴地,最后脱下白内裤投降。管你换首相还是还内阁成员,选民的情绪就是要国阵 输。

弃选勇气有加 但上世纪元老受不了

当然,纳吉这招弃选动作虽然突破国阵的传统,可谓勇气有加,也有人赞说够实际,不打没把握的仗。但是还活在上个世纪的国阵元老如马哈迪和三美等人怎么接受得了?他们认为就算胜望微乎其微,也要迎战才能维护国阵的历史威望。

不管哪一套说法,我的看法是,回归宪法宪政。既然联邦宪法已经阐明,只要原任议员辞职或大吉利市,就必须举行补选,那么各方都应该尊重。身为选举委员会的,更必须展现出中立和专业的表现,而不是多事干预政党的竞争。

参选是宪法赋予权利

同样的,在国阵方面,脱白内裤弃选也是他们的权利,要做炮灰也没有人会阻止,要好像吉打补选那样叫一大堆独立人士扰乱视线都没有问题,反正一切都是宪法赋予的权利。

但是,若因为顶不顺一输再输,而责怪别人制造补选,则是没有民主风度的做法。若选民还是要支持民联,他们也跟着宪政游戏的规矩继续玩残你,以后可能还会再制造一系列没完没了的补选继续打击国阵的士气,国阵也无话可说,只能自强自救。

马华和巫统都是制造补选鼻祖

我在民行的民主战友宇辉在其脸书facebook状况就讲得很好:“1989年,马华要林亚礼辞掉州议席参选文东国会议席,以安排接任陈声新的部长 职,结果同一时间举行两场补选。1997年,巫统为了安排阿布哈山接任雪州大臣,结果要安排一名州议员辞职,让路给阿布哈山参选,又是同一时间两场补选。 谁才是制造辞职制造补选的开山鼻祖?”

当年国阵呼风唤雨时,什么都可以。今天就要坦然面对命运对调的安排。

霹雳情况也是宪政许可

这情况就好像我常常提到的霹雳宪政风波。哪怕你再不喜欢跳槽夺权、不认同苏丹拒绝解散议会或委任国阵州务大臣,认为无情无义,这些都是宪政游戏所允 许的。 反之,霹雳民联那种因为不甘心而作出的许多高调动作,例如针对7名国阵州议员的议会禁足令,不满苏丹拒绝解散议会的权利等,虽然得到宣传效果,可是却明显 得违反了现有的宪政范畴。

更令人失望的是,霹雳民联并不打算就此罢休。为了达到重新夺权的目的,就算国阵已经把问题带到最高的司法单位-联邦法院,他们还是不愿遵从,甚至刻意颠覆法院的判决,在宪政游戏外打游击战抗争到底,誓不罢休。

另外,最近的登加楼大臣危机,其实主因也不是归咎于统治者违背了宪法精神。得到大多数州议员支持的依德里斯无法蝉联大臣职,反而是受到少数支持者受委,如何政权能够长久?苏丹虽然有权委任大臣人选,但是先决条件必须是在议会获得多数支持,这在州宪法也有阐明。

阿末赛益是扶不起的阿斗

结果事实证明,现有这个拥有皇室撑腰的大臣阿末看来是扶不起的阿斗,虽然明知没有基层力量,一上任后不但没有收偏敌对阵营,反而排除异己对抗到底, 结果引 爆了跟该州多名巫统议员的公开化对立局面。看来为了解决一触即发的大臣危机,避免回教党坐收渔翁之利,纳吉将会推荐没有利益冲突的第三人选,既非阿末也非 依德里斯成为新大臣人选。

不管未来的两线制趋势如何演变,始终坚持我国的宪政制度应该获得捍卫。

(辣手杂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