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霹雳前民联议长被连人带椅拖出议会,并由国阵议长取而代之后,一切霹雳风波应该暂时可告一段落,岂料日前高庭的判决,却使到纷扰已久的霹雳风暴又陷入另一个僵局。

当下初步分析高庭法官拿督阿都阿兹所作出的判词后,脑海中马上浮现一个有趣画面:前联邦法院法官拉惹阿兹兰沙(也既是现任霹雳苏丹)对垒现任高等法庭法官拿督阿都阿兹。

苏丹与法官都不质疑赞比里得多数支持

两者最大的分歧,其实并不大,没有质疑“州务大臣必须获得议会多数成员支持”这个大原则,只是针对大臣的辞职程序,拥有了解上的距离。

根据内幕消息,拉惹阿兹兰沙当初委任国阵的赞比里取代尼查时,认为州宪法并没有阐明“州务大臣失去议会成员多数支持”的条款一定要在议会进行。他认为,只 要他认为证据明显,就好象当初308后他委任尼查当大臣的情况那样,只要他要求民联三党议员签署协议支持尼查后,就可以进行。他也秉持一个非常有力的原 则,既没有任何大臣可以在失去议会多数成员支持下,继续执行大臣职务。

可是高庭法官拿督阿都阿兹的看法,则基本上跟敦马哈迪的一致,即认为一名州务大臣的辞职,就算已经明显看到并证明其失去多数支持,也必须通过一个严谨程序,就是在议会投有关大臣不信任票。

苏丹拒绝解散议会 大臣就应辞职

两个法官的另一关键争议是针对大臣要求苏丹解散议会的动机诠释。拉惹阿兹兰沙认为,当初尼查要求他解散议会,其动机就是因为已经失去议会支持,而随着当时民联议员的跳槽,事实也的确如此。若此动机属实,根据宪法,若苏丹拒绝大臣解散议会的要求,大臣只能选择辞职。

然而,拿督阿都阿兹则认为,尼查要求苏丹解散议会时,并没有声明原因是已失去多数支持。所以,这就好象首相一般的每5年一届提早要求最高元首举行大选的情况一样,若被拒绝也不需辞职。

高庭判决造成苏丹压迫性局面

虽然国阵已经决定作出上诉,但是,无可否认的,当阿都阿兹作出有关判决后,已经对霹雳国阵州政权带来进一步无可磨灭的打击和伤害,也给拉惹阿兹兰沙造成非常难堪的压迫性局面。就算过后上诉庭和联邦法院能够扭转局势,也是于事无补了。

主因在于,霹雳民联的游击战已经演变到民粹的地步,民心已经在他们那一边,就算一些情况已经失控和不合理,还是获得广大的基层效应。例如,早前联邦法院针 对特权委员会对7名国阵议员发出禁足令作出无效的判决后,民联就完全不尊重,甚至曲解最高法院的判决,认为他们宣判无效的禁足令不是指议长所发出的禁足 令,并继续在上周的正式议会更上一层楼,通过西瓦宣布禁足10名国阵议员(包括3名跳槽议员),并认为法院已经被国阵利用。

民联曾藐视联邦法院判词 司法解决是政治问题

而今天,当高庭作出了有利于他们的判决,民联则高调赞扬司法是公正的,却把早前藐视联邦法院判词的举动,抛之脑后。

显然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一些人的说法,当前的霹雳宪政风波,已经演变到难以通过司法来定夺和解决的地步。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最近观赏切尔西和巴塞罗纳在欧冠杯半决赛的精彩对垒,切尔西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因为裁判的多番误判错失了许多点球,结果最后饮恨决赛。但是,根据球赛规则,不管裁判的判决如何具有争议性,甚至有重播画面为证,裁判的判决就是最终的,所有人都要尊重赛果。

这画面使我联想到目前霹雳苏丹的困境,以及我国君主立宪制的意义。

民主也会造成政局纷乱

我们一直以为,民主就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最佳方法。可是,看看泰国,就算制度的确民主,也举行了好多轮的示威和选举,结果还是选不出一个占多数优势的 政党, 而导致政局纷乱。当问题已经超越了民主制度所能解决的境界后,上面就要有一个最高的人,作出最后的决定,成为人民的尊重对象。

苏丹阿兹兰沙的问题则是,眼前只有两个政党有能力执政,他也没有什么选择。通过议会民主,在当前议会里就是国阵占多数。通过直接民主,解散议会还政于民,则很大能是民联重新执政。

两个选项,都是符合既有宪法的民主程序,也是赋予苏丹的特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