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强调一点,上文提到的一些前马华领袖,如陈仪乔和林礼菲,没有资格也不适合跟蔡细历的例子相提并论。

作为一个人挤人、挤死人的百万大军老字号,马华的确山头林立,土霸王横行,多年来专门在上面的党中央高层高喊广招专才口号时,在下面基层实践“唱反调”的艺术,把这些天真可爱又有使命感的有志青年埋没在沙堆里。

远的不说,今朝在民联的当红炸子鸡-郭素沁,以及新科议员刘永山、郑立慷等,不少当初都曾经考虑过马华却不得其门而入,最后游到对岸创出另一片天。这也难怪,如果根据马华的传统,只是排个队做候选人都会排到他们白了少年头,过后还要被那些有老父、老母做靠山的后来者打尖,后来居上。又岂能像今天那样,年纪轻轻20、30岁就有机会冒出头了站在最前线作战。

只是,不要以为全部出走马华的都是人才,就好像民联曾经也有不少乌烟瘴气的投机政客过档马华。这些失意份子,虽然拥有蛮高的学术资格,但是却缺乏团队精神和领导能力,过于注重个人表现,虽然党领导层已经给予机会发挥,奈何表现不济,更经不起民主制度的考验。结果最后为了突破个人政治瓶颈,竟然琵琶别抱跳到敌对政党,还要搬出许多堂而皇之的理念借口,甚至为自己开脱而中伤曾经孕育自己的政党。

有人说,既然蔡细历在马华已经前无去路,英雄无用武之地,套他自己的话,已经来到十字路口,若不能向前走,只好左弯或右拐,到公正党或行动党寻找另一片美好风景。

然而,在这方面,我却认为,在政治上,跳槽不是不能,这也是民主自由的一环,但是若要赢得尊重,出发点必需宏观和正面。就像当年巫统的创党人翁惹化,因为提出要开放该党党籍给各族的建议被否决,而离开该党创办另一个独立党。虽然也是跟巫统打对台,最后也不得志,但是其出发点并非为了个人权位的得失,而是宏观理念的追求,还是值得尊敬。

然而,今天蔡细历考虑离开马华的原因,并非是不认同马华的理念,而是人事问题。哪怕真得有解决不了的深仇大恨,我主张“民主眯恩仇”,通过党内现有的民主制度决一胜负,然后就要重新团结归队一致矛头对外。毕竟,在宏观的政治事业里,小我的人事纠纷只是小事一庄,不足挂齿。要不然,在霹雳已经跟倪氏兄弟势不两立的冯宝君,岂不是也要考虑投入马华的怀抱?

再说,今天的蔡细历,不是像我那样初出茅庐的黄毛小子,而是行走江湖数十年的资深领袖。今天在民联得势时才来考虑跳槽,岂非只有“投机”两个字所能形容?若今天在野党的力量还是像以前那样微不足道,完全摸不到通往布城的路,他是否还会为“理念”而作出同样的考虑?

还是那句话:政治是长远的斗争。今天308后,民联后市看起,锐气逼人,但有谁想过他们过去数十年一路走来的辛酸路?同样的,国阵如今蓦然回首,会否从过去多年来呼风唤雨时作出一些辜负人民委托、没有珍惜人民支持的举止而有所启发?如果从政者的眼光只是在眼前,哪里有利益就跳那里,最后一定走不远。

所以,比起国阵所面临的生死存亡十字路口,有关蔡细历本身得失的十字路口应该放在一边。作为马华的第二号人物,不管有没官职,我还是认为他有能力和智慧为党的改革出一份力。

(号外周报)

Advertisements